權貴留學‧衣冠禽獸

歐美,尤其是美國的高等教育是舉世聞名的。美國的高等教育設備齊全,制度完善,而也產生了許多諾貝爾獎。也如此吧,美國吸引了許多外國學生到美國來深造。以2011-2012年度來說,美國共有764,495名外籍學生。其中大宗是中國(占25.4%),印度(占13.1%),南韓(佔9.5%),台灣則排第六(占3%),日本第七(占2.6%)。老一輩的台灣留學生看這個可能會不勝噓唏。想當年在美國的外籍學生中台灣與印度是最多的,韓國人並不多。當今的日本人有鑑於他們過去二十年來的經濟衰退,也有倡議他們應鼓勵留學的主張。但這是題外話。

國際學生在美國是繳全額學費的,也因而為美國許多大學帶來了額外的資金。有鑑於此,許多美國大學也往外設科系及校區,企圖增加學校的財力。從80年代開始,許多美國大學就開始於國外設校區,有如開連鎖店般。這個趨勢於2008年遠到尖峰,總共有60間美國的大專院校於39個國家開了83個校區。有不少是在阿拉伯國家。以卡達(Qatar)的首府Doha而言,就設有一個Education City,其中就有八個美國的大學設有科系。但目前這個趨勢已緩慢了下來。以日本而言,80年代時有30間美國大專院校於日本設立校區,但目前僅剩兩間,也就是說美國大學發現到外國淘金已不再是個易事了。尤有甚者,許多美國大學的教授也反對學校往外發展。他們認為自由研究是學術的重要精神。若到中國、新加坡或中東國家去開辦校區,則學術自由是會被打折扣的。這就回到留學美國的本意。美國固然開放了高等教育給外國人學習,他們也希望這些來留美的人能夠學到美國的民主文化,而能回到他們的國家推銷美國文化。這個觀念也促使美國於50年代時,建議國民黨開放華僑到台灣讀書,以建立台灣為「自由中國」的形象,以使台灣,而非中國,成為海外華人的精神堡壘。這也是美國反共度圍堵的策略之一。

問題是,到美國留學的國際學生有沒有學到美國的民主文化與自由精神。

筆者當年還在留學時,是台灣留學生的全盛時期,人數與印度來的留學生不分上下。台灣留學生都參加自己的活動而鮮少參加美國或國際學生的活動。筆者當年常參加一些國際學生及美國學生的活動,但都發現自己是台灣的唯一「代表」。也就是說台灣的留學生除了學校及教學語言的不同外,生活與在台灣沒有兩樣。在這種情況下,要學到美國的民主思想與自由文化,充其量只是皮毛而已。但對有心學習的人而言,可又另當別論了。美國言論自由,資料開放,政治程序一般在透明化下進行,對有心學習美國民主政治的人而言,機會是相當多的。

但對到歐美留學的權貴而言,他們著重的是學位的頭銜與拉一些關係。他們是無心學美國的民主政治的。在阿拉伯之春啟動後,我們看到了三個受西方教育的權貴後裔都主張血腥鎮壓。第一個是利比亞格達費將軍的兒子與接班人Seif al-Islam Qaddafi, 他擁有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頭銜,利比亞內戰爆發後,他可是主戰而非主和或推動民主憲政的。第二個是埃及Hosni Murarak的接班人,他的兒子Gamal Mubarak。Gamal Mubarak擁有埃及及美國大學的MBA學位,卻是個只知道如何貪污並鎮壓埃及人的暴君。第三個是敘利政的Bashar al-Assad,他是在倫敦受訓出來的眼科醫生。殺起人來可是不眨眼的。

中東的權貴後代如此,國民黨的權貴又有何例外。許多國民黨的權貴後代掛著留美的頭銜,但可從來就沒學到美國社會的民主文化與自由精神。其骨子裡是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行為上則是貪婪腐敗。其行徑與對岸中國的留學歐美的官二代互為唱和。說明了封建權貴是不可能接受自由民主的現代文明之洗禮的。若有則是有如鳳毛麟角。封建權貴留學歐美國家以取得學位,藉以炫耀其學歷並欲假冒其自由民主的形像,但看穿了只不過是衣冠禽獸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