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腐的政治經濟文化學之四 台灣的貪腐問題—政制‧司法‧文化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成績開始退步了。緊張的父母把我送去導師家補習,因為當時尚未有國中而有升學的壓力。去補習後我才了解我們的導師有「留一步」。有些東西不在白天正規的教室教,只留在夜間補習時才教。有時還會洩漏一些考題。如此一來有補習的自然會比沒補習的學生要來得績優些。開補習班雖然不能說是貪汙,但有許多確實是不義之財。這在台灣的杏壇倒也是個公開的秘密。
教育下一代的杏壇如此,理應好好照顧病人而舉手宣誓過希波克拉底誓詞 (Hippocratic Oath) 的杏林醫界只有更壞。台灣醫界的紅包問題,尤其是全台首院的台大醫院醫生收紅包的問題,久為人所詬病。早期台大醫院之所以會有紅包問題有許多因素:當時醫生的收入低,。政府偏袒榮總而輕忽台大,榮總拿政府大筆的預算而台大則得靠自己賺錢維持。許多讀醫學院的學生為的是賺錢而非興趣。病人為求安心。及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紅包文化等等。但無可否認的是台大醫院院方也努力就這個問題進行改革。目前若有問題當不會如當年的嚴重。
拿教師與醫師為例是因為他們是社會中較清新與中堅的團體。尚且如此,遑論其他。一個社會若有貪腐問題,則一般是普遍存在於各個角落及各階層的。以2013年國際透明組織的台灣調查部分來看,36%的受訪者表示於過去一年中在與八種政府機構的來往中有行賄。其中最惡質的是司法機構 (35%),醫療 (21%),教育系統 (16%),警察 (16%),稅務 (15%),註冊及許可機構 (15%),油電 (17%),土地使用 (11%)。絕大部分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機關是最貪腐的,但對嚴重性的評估有所不同。台灣雖然於2014年的國際透明組織調查中,若以貪腐印象指數來排,於174個受調查的國家中排名第35,看來沒那麼壞。但就對公家機關行賄的比例來看,是高於全球的平均值的。台灣顯然有嚴重的貪腐問題。大部分的人認為是個問題,但又有這麼多人行賄與收賄。那問題出在哪裡呢?
有異於西方世界,台灣 (及東亞) 都還是個很講究人際關係的社會。也因此會有「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那個說法。以前有個國民黨的朋友說紅包是個好制度,有紅包打通關節使得辦起事來很有效率。這種似是而非的論述說明了:你要有餘錢能行賄,要有送紅包的通路,也要知道價碼。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錢行賄或知道通路的。而行賄一事也違反了現代社會公平、公開的原則,更不用提倫理道德上的問題了。我小時候有補習的學生成績比沒補習的一般要來得高。這並不是公平競爭的結果,說來是行賄的產物。
研究台灣政治及貪腐問題的東西方學者都知道,台灣於解嚴之前貪腐問題嚴重。國民黨用它巨大的黨產公開買票、綁樁腳等等黑金政治是個公開的秘密。台灣解嚴走入民主政治的多黨競爭後,情況開始有所改善。2014年2月28日,在一篇歐盟資助,維也納大學台灣研究中心教授Christian Gobel所著作的一篇有關台灣貪腐問題的論文中提到,2000年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後,台灣的貪腐問題有慢慢的改善。該論文指出民進黨的貢獻在於對貪污行為的立法界定。該文作者Gobel也很懷疑國民黨有改革的能力。因為國民黨是建立在威權統治的基礎上的,要做整個結構上的改革有所困難。文中作者也提出台灣人雖然譴責貪腐行為,但很多人不了解用選票來換取好處本身就助長了他們所要反對的貪腐行為。作者認為要改變台灣的貪腐問題,除了要建立明確嚴厲的條文外,個人的價值觀也應有所調整。
談到台灣民主化對減低貪腐的作用,在2005年就有倫敦大學的亞非學院教授Dafydd Fell發表了一篇名為「台灣的民主化與政治貪腐」(Democratization and Political Corruption in Taiwan) 的論文。Fell教授的結論是多黨政治對改善貪腐有所助益。他也引用了美國一個專事研究政治貪腐問題的麥可‧詹斯頓 (Michael Johnston) 教授的一個結論:高品質而有制度性的政治競爭能減少貪腐的程度。(high level, well institutionalized political competition can help reduce levels of corruption)。
但也有學者指出,多黨政治的一方面是增加競爭性而使得選舉需要大筆的經費,而在同時議員權力的擴大都增加了行賄的壓力。這固然沒錯,但若有良好的政治競爭體制,中立盡責的司法系統,與人民觀念的改變,則貪腐一事是無所遁形的。在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的加州政治舞台上,傑西‧恩魯 (Jesse M. Unruh, 9/30/1922-8/4/1987) 是個多采多姿的政治人物。他所說的「金錢是政治的母乳」(money is the mother’s milk of politics) 這句話到目前仍廣為人所引用。這句話說明了在美國金錢與政治的關係。但加州的政治就沒有台灣的政治來得腐敗。這說明了加州的政治較公開、透明、有個良好的制度。也顯示司法機關的獨立運作及一般人民的政治水平較高。
如前所述台灣的司法機關是所有政府機構中最貪腐的 (行賄占三分之一以上)。台灣的政黨政治逐漸上軌道,但若沒有一個有公信力、獨立的司法機關及人民觀念的改變與水準的提高,則台灣的貪腐問題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