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人移民美國的聯想之一 由船難漁民,美國經驗,到旗本武士 —-中濱萬次郎的傳奇人生

日本人是什麼時候開始登上美洲大陸的。正確的日期及人員當然是很難測定。但我們知道日本一向靠海維生,而於 1850年卻也有一群因海難而被美國貨輪奧克蘭號(Auckland)於加州海岸附近救起的十七名船員的故事。這群人於1852年被送去澳門與美國海軍准將培理(Commodore Matthew C. Perry)的船艦會合,而於1853年到日本叩關。

我們也知道當年西班牙統治菲律賓及新西班牙 (New Spain,  今天的墨西哥及美國的西部,包括約是今天的加州、奧勒岡、及華盛頓州) 時,來往的船運上也時而雇有華人。許多華人也因而開始定居加州,是否有日本人經循此途徑,我們不得而知。

但我們知道有一個日本人於1843年就來到馬塞諸塞州的費爾黑文(Fairhaven)。這名日本人是早期美日關係上的一個傳奇人物。

中濱萬次郎(Nakahama Manjiro,1827-1898)生於日本的中の濱。八歲喪父的他為撫養家計,年幼時便隨船出海捕魚。1841年1月13日,14歲的他在出海捕魚中遇到風難,而漂流到離日本六百公里的鳥島(Torishima)上。一行五人,包括一個受創傷的人於該島滯留了五個月。1841年6月27日,一艘美國的捕鯨船(John Howland)在日本沿海捕鯨的途中,船員登上鳥島尋求水的補給及食物時,兩邊的人員因而會面,但卻不知如何處理。因為當時的日本有海禁,回去是死路一條。在捕鯨船船長惠特菲爾德(William H. Whitfield)的指令下,這五名日本人被載上捕鯨船,隨著補鯨船繼續在北太平洋繼續航行。這些日本漁民對補鯨船的巨大船身及作業人員印象良深。1841年11月,補鯨船抵達了那時尚不是美國領土的夏威夷歐胡島。四名日本人決定登陸暫住夏威夷,但萬次郎在船長的鼓勵下決定跟隨船長到美國。被美國船長及船員稱為John Manjiro 的萬次郎因而改名為 John Mung。1843年5月6日,萬次郎終於抵達費爾黑文。在船長的安排下,萬次郎進入學校,學習歷史、地理、數學、及航海技術。

1846年5月16日,萬次郎登上捕鯨船富蘭克林號(Franklin)當船員。1847年10月,當捕鯨船抵達歐胡島時,萬次郎與年前別離的日本漁民會面。其中一個已過世,其餘三人因為海禁沒有回日本的意願。再度回到美國的萬次郎此時已存有$350,足夠他的獨立自主。約於此時,加州發生了淘金熱(California Gold Rush, 1848-1855)。1849年11月5日,萬次郎也登船而於三個月後抵達舊金山。到沙加緬度(Sacramento)淘金七十天後,萬次郎已存有$600。再次計劃回日本。他於是坐船到歐胡島,欲邀同鄉回日本。一個日人已與當地人結婚,不想回日。有兩人決定要與萬次郎回日本。他們於是買了一艘小船(稱為冒險號,Adventurer),以附著於一艘將開往中國的大船(Sarah Boyd)上。1851年2月3日,當大船航行到琉球海域時,這三名日本人於是划船上岸。那時的琉球王國是日本薩摩藩的附屬國。這三名日本人也因而被送到那霸後再轉送到鹿兒島接受詢問,最後被釋放。1852年10月5日,萬次郎終於回到老家土佐國(在四國)。萬次郎被當地官員派去土佐學校教英文及西方智識,他也被升格為一個低階的武士(侍)。

1853年7月8日,培理的「黑船來航」。培理攜帶費爾摩總統(Millard Fillmore, 1/7/1800-3/8/1874)的親函要求日本開放通商。培理並說隔年要再度來訪。無力對付外力,而知道清朝已於中英戰爭中敗於英國被迫開放通商的幕府大將軍深為緊張。1853年9月,萬次郎被通知到江戶(今天的東京),被升為旗本(hatamoto),直接受命於大將軍做國家的顧問。當培理於1854年2月3日隨同十艘船,1600人員再度「訪日」時,萬次郎充當翻譯,也於「日米和親條約」(Convention of Kanagawa)的簽約上參與議約。1860年,萬次郎也參與日本的使節團到美國。 1870年,普法戰爭時,萬次郎也到普魯士學習一年的軍事科技。 在返日的途中,他取道美國。在華府接受官方的款待,而也順道訪問了他在費爾黑文的「義父」菲特菲爾德及當年同好。萬次郎後來於新成立的日本皇家海軍學院及後來的東京大學當教授,教英文、數學、造船、與航海,他也翻譯了美國的航海巨作(Bowditch’s “New American Practical Navigation”)。也有人指出,由於萬次郎對美國文化的了解,他也將自由平等的觀念影響到了後來產生的新憲法。

1987年10月4日,當時的明仁太子與美智子訪問了費爾黑文以記念這段日美情誼。2009年5月7日,日本的長壽名醫日野原重明也帶動了一百個贊助者,在費爾黑文建立了菲特菲爾德-萬次郎友誼屋(Whitfield-Manjiro Friendship House),成為博物館與文化中心。

中濱萬次郎的故事聽起來就像是個灰姑娘傳奇。他的一生固然如此,但日本人移民美國的過程可不是那麼平順的。同早期華人移民美國的處境一樣,日本人移民美國的過程也一波三折。不但要面臨種族歧視與因而緣生而出的眾多法令限制,也要面對因國際情勢變化所引來的生活上的鉅變。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