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荒與糧食安全之五 現代飢荒大都是人為的 —–烏克蘭與中國大躍進的例子

無可否認的是人類饑荒的情形已有改善。目前有所飢荒報告的國家,大都發生在一些動亂頻繁的非洲國家與中東的一些國家。但在20世紀的上半期與中期,歐亞大陸及南亞地塊可是人類史上最慘重的飢荒的發生所在。發生在蘇聯與中國的飢荒大都被有意或無意地「遺忘」了。

饑荒的死亡人數是很難統計的。因為飢荒發生的所在大都是落後國家,在統計上本就不完善。也有許多是發生在獨裁集權體制裡,政府本就有意掩瞞。在一些統計人類近代史上大飢荒的文獻裡,排名及死亡人數固然有異,但卻也都有共識的所在。在前幾名內大都有大英帝國下統治下孟加拉的幾個飢荒,北韓的飢荒(1994-1998),俄國內戰中(1918-1922)的飢荒,蘇聯集體農場下烏克蘭的飢荒(1932-1933),中國北方飢荒(1907)中國西北方飢荒(1937),湖南飢荒(1929),河南飢荒(1943),及大躍進所導致的飢荒(1958-1962)。這些飢荒死亡人數都在數百萬與數千萬之間。據一個研究飢荒的學者(Stephen Devereux: Famin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的報告顯示,在20世紀的35個大饑荒中,共有七千萬人死亡。其中一半以上(三千五百萬),死於毛澤東的大躍進。

據學著阿馬蒂亞‧庫馬爾‧森( Amartya Kumar Sen,11/3/1933–,1998年諾貝爾經濟奬得主)的論述,作物的歉收不一定會導致飢荒。飢荒大都肇因於社會、政治、及經濟體制運作不良的結果。也可以說,飢荒大都是人為的因素而來。這個論述在俄國與中國尤其明顯。俄國內戰中的飢荒,集體農場下的烏克蘭飢荒,及中國的大躍進,都有一個共通處:這些都是共產政權意識形態下的人為產物,是都可以避免的。

在俄國革命後的內戰中,布爾雪維克強制執行共產制度而引起農民的廢耕罷耕下,到處都是飢民。飢荒死亡人數估計在500萬人左右。列寧後來稍做修正,容許短暫的私有制。在史達林統治下,他強制實行農場集體化。受害最深的是被強制徴糧,用糧食外銷來爭取外匯的烏克蘭。烏克蘭的農民被指控為人民階級敵人而遭到清算。這個被稱為「用饑荒來處決」(Holodomor)的人為飢荒,造成約七百萬到一千萬人的死亡。史達林極力掩飾,而一些參觀史達林所設立的烏克蘭的樣板村(Potemkin village)的一些左傾人士,如蕭伯納與倫敦政經學院的創辦人(Sidney and Beatrice Webb),也都為之粉飾。固然有些記者不顧旅遊禁令到烏克蘭做了報導,但自然敵不過這些名士。也敵不過紐約時報的一名1932年普利茲奬的得主(Walter Duranty),之否認烏克蘭有饑荒的報導。最後靠的是流亡在外的烏克蘭人將這個饑荒的記憶傳承下來。直到1991年烏克蘭的獨立,方使這個議題於國內公開化。2006年11月28日,烏克蘭的國會(Verkhovna Rada)通過決議—-認定「用飢荒來處決」是一個滅族的行為。

研究饑荒的學者都同意,人類史上最慘重的飢荒是毛澤東的大躍進。由於中國至今都仍然否認,也不願去面對這個史實(中國官方稱之為三年自然災害)。西方學者只有用人口成長的推算,及其他資料去估計死亡的人數。由早期的兩千三百萬人到至今的四千五百萬人。說是「自然災害」是說不過去的。1990年代的中國發生了史上最嚴重的旱災與水災,但全國的糧食生產總量並沒受到影響,經過調配也沒引起飢荒。大躍進的飢荒顯然是人為的。

毛澤東政策的錯誤(土法練鋼,人民公社),中共官員的阿諛不吭聲,欺下怕上,強行徵糧,和謊報數字,再加上官員自肥及在飢荒中的糧食外銷,都使饑荒一發不可收拾。當年逃難到香港的災民帶出了大飢荒的消息,但都沒受到西方媒體的關注。當時中國的封閉加上極力隱瞞,卻也鋪天蓋地的掩飾了這個人類史上最嚴重飢荒的史實。即使在1997年版的「新大英百科全書」(New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中,其所列的過去兩百年的大災害中,大躍進也沒上榜。倒也可見中國掩蓋史實的能力。

無論在俄國內戰中的飢荒或大躍進中的饑荒,我們都看到了人吃人的慘劇。大躍進的飢荒慘劇事實上比小說或電影都要來的離奇與恐怖。如,父母雙亡的姐姐殺四歲的弟弟而將他吃掉的,村民殺外人而啃食人肉的,全村滅絕的,死人被放在床上被啃食且不埋葬以冒領糧票的,父母殺子女(也不易子而食)而吃之的。當年在新華社任職而深紅的楊繼繩(11/1949–),回憶當年返鄉時看到他皮包骨的父親瀕臨死亡,只以為是他父親個人的失敗,而非全國性的問題與政策錯誤的結果。楊繼繩的四處訪談記敍在中國被禁的《墓碑—1958-1962年中國大飢荒紀實》一書中。

烏克蘭的人為饑荒及中國大躍進的慘劇,不只當年沒受到國際媒體的注意與報導,時至今日也不太受人注意而有如往日如煙般的消失。推動228史實的國際認知的台灣人知道,挖掘真相、公布史實、及求取世界的認知有多困難。但了解事實及公布真相到底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如果沒有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也將難以解除痛苦。

但也不能說當年沒有人報導過大躍進與人民公社的慘劇的。當年的國民黨是大幅報導「大陸同胞啃樹皮,吃草根」的。但不幸的是,當一個土匪指責另一個土匪時,不管有多真實,其信用度也都會被深深打折扣的。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