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分配與所得兩極化之二 全球財富的大略 —-瑞士信貸與安聯人壽的分析

所有生物都要靠自然界來維生,人類當然也不例外。但人類卻也是最懂得運用及剝削(開發)自然資源的物種。而在這個過程中,一個人造的人類社會也形成了,也創造出了財富。

經濟學家在講財富(wealth)時,一般包括的是只能在市場上做交易的資產(marketable assets)。財富一般包括不動產、股票、銀行存款,在扣除債務後的結餘。也有經濟分析家專注於金融的財富(financial wealth)而已,不考慮房地產。在考慮財富分配時,也有經濟分析家專注於收入所得(income)的差異。所得包括工作所得、利息、及證券的紅利收入,但沒包括已擁有的資產與財富。

在人類社會進入工業革命,科技更新,及全球化的今天,已累積了相當的財富。要了解全球財富的大概,我們可由兩大歐洲的金融機構的分析報表來看:一個是瑞士的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一個是德國的安聯人壽(Allianz)。

以瑞士信貸2016年的全球財富報告(The Global Wealth Report 2016)來看,全球的財富總額是256兆美元。比2015年增加了3.5兆美元,增加了1.4%。但只約等同於人口的增加。每個成年人的平均財富是52800美元,與2015年不相上下。報告也指出,從2008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財富的增加大都源於金融資產的增加。但2016年則是由2008年以來首次有非金融資產的增加。瑞士信貸也注意到從2000年以來,新興經濟(emerging economies)不但大幅促進了全球財富的成長,也影響了全球財富的分配與鉅富的比例。在2000年,新興經濟只佔全球財富的12%,但佔了財富成長的25% 。目前有18%的鉅富(ultra-high net worth population)住在新興經濟體系裡。中國鉅富就佔了9%,比法國、英國、德國、及義大利各國都要來得多。

在財富的分配方面。瑞士信貸用最富有的1%與最富有的10%,與底層的人相比。發現財富不平等只有更惡化。底層50%人的財富總額抵不過頂層1%的財富。而頂層10%的財富就佔了全球財富的89%。

以財富分配的金字塔來看,有9%的全球成年人是只有負債而沒有資產;財富在1萬美元以下的共有35億4千6百萬人,占全球成年人人口的7.32%,財富共6.1兆美元,占全球財富的2.4%;財富在1萬到10萬美元間的有8億9千7百萬人,占全球成年人人口的18.5%,財富共29.1兆美元,占全球財富的11.4%;財富在10萬到100萬美元的有3億6千5百萬人,占全球成年人人口7.5%,財富共103.9兆美元,占全球財富的40.6%;財富在100萬美元以上的有3千3百萬人,占成年人口的0.7%,財富共116.6兆美元,占全球財富的45.6%。

在公布的一些國家中,個人成年人財富最多的是瑞士,約56萬美元。美國的平均成年人財富約34萬美元。英國約29萬美元。法國約24萬美元。瑞典約23萬美元。德國約19萬美元。歐洲的平均約13萬美元。世界的平均是52800美元。中國的平均約22900美元。

另外,安聯人壽的2015年全球金融財富報告指出,全球的個人財富是153.2兆美元。其中美國就擁有了63.5兆美元(占全球41.6%)。前10名除了美國外,中國占全球10.5%,日本8.9%,英國5.6%,德國3.9%,法國3.5%,加拿大3.0%,義大利2.9%,澳洲2.0%,南韓1.6%。

在財富分配方面來看,美國是最懸殊的(吉尼係數80.56),瑞典其次(79.90。註,瑞典已改變政策,撤銷不少福利措施),剩下的前十大最不平等的國家是英國、印尼、奧地利、德國、哥倫比亞、智利、巴西、墨西哥。(America is the richest, and most unequal, nation. Fortune, 09/30/2015)

安聯人壽2016年的全球財富報告(Allianz Global Wealth Report 2016)指出,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後,全球的私人金融財富(private financial assets)增加了61%,比經濟產值的速度多了一倍。原因是各中央銀行都大量印發錢幣,得利了金融市場的操作。結果是財富分配越加不平均及兩極化,而也削弱了中產階級,使中產階級的數目減少。報告也指出,全球有5億4千萬人可說是屬於高財富階級(high wealth class),比2000年時增加了1億人。其中66%(過去是90%)的人住在歐洲、美國、與日本。

安聯人壽也列了各國個人金融資產(per capita financial assets)的對比。最高是瑞士(170,589歐元,當年1歐元約1.06美元),美國其次(160,949歐元),日本第6(83,888歐元),台灣第8(81,242歐元),新加坡第10 (79,261歐元),南韓第21(27,371歐元),中國第28(11,496歐元)。

要量化財富及所得有其困難,人民到底是很會藏錢的。量化及調查也許有所困難,但都顯示出了分配的不平均及兩極化的日趨嚴重。人不平則鳴,而一些經濟學家,社會學者,與政治學者,也都投入分析分配所以不平均及兩極化的原因。平等固然不見得能解決問題,但公平是需要的。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