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內戰的當年與如今之四 全球化與民族問題 —–歐盟的危機與西班牙的特異性

兩次世界大戰都起源於歐洲,而許多人都將戰爭的起源歸因於民族主義的崛起與對抗。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參戰的歐洲各國都有一種舒壓的感覺,認為這一戰將會擺平以後所有的紛爭(The war to end wars),但顯然事與願違。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浩劫,歐洲也開始走向疆界的去除與區域的整合。由歐洲共同市場走向歐盟與歐元區。但如今,各國的極端民族主義抬頭,而歐盟也面臨可能崩解的危機。

歐洲各國的極端右翼之抬頭也並非沒有原因的。在歐洲(及美國)的在外國出生的人口都由2000年的個位數升到2015年的十位數,如瑞典的16.5%,德國的15%,美國的14.5%。許多歐洲的新住民都是信伊斯蘭教的中東人士及非洲來的移民。即使在居留兩三個世代後(如德國的土耳其人),大部分都還是沒有完全融入當地社會。用一些德國學者描述土耳其移民的用語:雙方生活在一個互相平行的社會,沒有交叉與交集。而另外,經濟的衰退也帶動了對外來者的排擠與仇視。在這些國家中,受害最深的本國人都是底層較缺乏高等教育的人,而年齡層也一般都在五、六十歲以上。2016年6月23日,英國公投決定退出歐盟後(Brexit),歐洲看來瀕臨二次大戰以來的整合危機,而開始走向對抗的方向。未來的發展如何尚是一個未知數。但在這麼一個未定的氛圍中,西班牙卻是個異數。

西班牙於1959年加入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但當年在佛朗哥獨裁下與歐盟無緣,因為歐盟是一個強調自由民主與法治的國際社區。1975年11月19日佛朗哥去世後,上台的卡羅斯國王(King Juan Carlos)開始推動民主化的工作。1977年6月,西班牙的外長到布魯塞爾正式提出加入歐盟的申請書。在正式加入歐盟前,西班牙於1977年11月加入歐盟執委會(Council of Europe)。1986年1月1日,西班牙與葡萄牙正式被核准加入歐盟。

西班牙要加入歐盟的主要理由是要擺脫國際孤立的情勢,要建立自由民主體制以袪除佛朗哥獨裁的陰影,也需要歐盟認可西班牙的民主體制。而事實上,加入歐盟後的西班牙無論在經濟上,社會上,與政治上的發展都有獲益。也多少如此,西班牙人是所有歐盟國家中最親歐盟的國家。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前,西班牙人有近70%的人認為加入歐盟是對的。這個好感度於2012年時跌了22%,但仍是所有歐盟國家中最高的(Marta Paradés Martín: Attitudes towards the European Union : the Situation in Spain)。

西班牙也缺乏排外的極右翼組織。從英國的脫離歐盟,到歐洲各國及美國的右翼之掘起,並甚而掌權(如美國的川普),一個主要原因是排外的民族主義的抬頭。他們在各處的示威遊行中喊出了納粹時期的口號:「血與土地」(blood and soil,德文Blut und Boden),強調血緣與土地的關係。所以有這個現象源於大量外國移民及難民的湧入。在歐盟中,對移民有好感而認為移民對社會有好處的占37%,但西班牙人對移民的好感度則高達52%,而只有8%的西班牙人認為移民造成社會問題(歐洲平均為26%)。一個原因可能是許多西班牙的移民由中南美洲來,語言與文化較類似。另一個原因是西班牙人對自己國家沒有很強的認同,比一般歐盟國家對自己國家認同的強度少4%(Leandro Gago: Why is there no right-wing populism in Spain?)。

西班牙人對自己國家的認同度沒有那麼的強烈,多少與想要擺脫佛朗哥時代的陰影有關。而另一個原因是西班牙從來就不是一個很同質的社會。我們所知的西班牙語(Castilian Spanish)雖是西班牙的官方語言,但一個估計是有四分之一的西班牙人的母語不是西班牙語。由於西班牙的民族/族群並沒有很明顯界定的地區與人口統計,所以正確資料缺乏。但以人口數來看,除了西班牙人外,加泰隆尼亞人(Catalans)最多,其次是Galicians,再來是巴斯克人(Basques)。其餘如Andalusians與吉普賽人則更少數。但在爭取獨立/自治上,巴斯克人最強烈,加泰隆尼亞人其次,Galicians則較溫和。佛朗哥統治時,極力壓迫各少數民族的語言與文化。也只有巴斯克人在那段時期有進行一些恐怖活動以對抗佛朗哥政權。

當2017年10月1日加泰隆尼亞人進行獨立公投時,投票結果是多數同意獨立。但投票人口不到一半。而之前七月的民調顯示,支持獨立的人不到一半。如果投票是經過正當程序而透明公開的話,可以預料的是不會過關。但在10月1日的投票過程中,政治歷練很深的西班牙總理拉荷義(Mariano Rajoy)的粗暴做法使人驚訝於他的反應過度。但拉荷義是人民黨(People’s Party)的成員,這個黨的來源是佛朗哥的殘餘。了解這個右翼而保守的政黨屬性便會對他的反應不感到奇怪。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多少反應了最近在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後,西班牙民族主義的抬頭(Omar G. Encarnación: Why Spanish Nationalism is on the Rise. 02/05/2018. Foreign Affairs)。

台灣獨立與加泰隆尼亞的公投獨立是不能相比的。台灣已具備所有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的條件,但加泰隆尼亞則沒有(如軍隊、郵政、中央銀行…等等)。而加泰隆尼亞所對抗的是一個自由民主的馬德里,台灣針對的則是一個極權封建的北京。每個民族/國家的獨立路途都是特殊的,別國的經驗固可提供為參考,但也應僅止於參考而已。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