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自由民主的退潮之五 比美國更自由的台灣 ——惡鄰進逼,處境艱險

40多年前還住在台灣的時候,當時還在戒嚴令下。什麼事都難以推動,動輒得咎。報禁、黨禁、髮禁、無所不禁。還有一陣子電視上只能唱三首「愛國歌」。到海邊或海港區參觀、遊玩、照相,都有海防人員來加以禁止。那時剛開有一條從基隆港航行到花蓮港的花蓮輪航線,好奇一下去乘坐個來回。結果是關卡嚴格,檢查人員對每個背包、手提行李都要打開調查。在我背後排隊的一位西方觀光客看了搖頭嘆息。1979年來美後,發現美國海闊天空,幾乎百無禁忌。一位朋友的岳父走船來美,朋友要我帶他去見他岳父。我的車子直接開入港區,停靠在船邊。到機場接機也可直接進入登機門,到飛機門邊接送朋友。台灣與美國在自由度上真有如天淵之別。

但,曾幾何時,這個局勢卻一直在逆轉中。

1997年第一次回台後,覺得台灣的自由民主有很大的進步,社會也開放了許多。加上後來在沒經歷過威權統治的年輕世代的參與下,台灣也越來越走向自由開放的道路。反過來說,美國的自由民主反而在倒退中。這當然與2001年後的反恐有關,但更重要的是川普上台後,使美國的自由民主度一直在持續倒退中。以自由之家2019年的報告來看,台灣在政治權利、民權、與自由度的列比上都居1.0,總分數是93。美國在列比上居1.5 ,總分數是86。這種互調是我在四十多年前難以想像的。

自由之家的評鑒是基於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與民權(civil liberties)來算的。有一個總分(aggregate score)與一個自由度的評分(由最好的1到最壞的7)。全球滿分的只有三個國家:芬蘭、挪威、瑞典。與台灣同分的有四個國家:奧地利、英國、與兩個小國。比台灣還自由的有22個國家(許多是很少聽見過的小國)。台灣於今年通過同婚,可以預見的是自由之家明年的評比將會對台灣加分。與東亞的一些國家做比較,日本列等1,總分96;南韓列等2,總分83;新加坡列等4,總分51;香港列等3.5 ,總分59;印度列等2.5 ,總分75;菲律賓列等3.0 ,總分61;中國列等6.5 ,總分11;北韓列等7.0 ,總分3;紐西蘭列等1,總分98;澳洲列等1,總分98。

看到台灣有這麼好的成就不免令人覺得欣慰,也感到與有榮焉。只是,用美國的衰退為例來看,自由民主也不是那麼穩定而歷久不衰的。在感到為台灣欣喜之時,也應考慮到該如何維護這得來不易的果實。

記得當年還住在台灣時,身邊支持國民黨的有一大堆人。因為那時台灣的經濟有所成長,也有部分自由,夫復何求。但反對國民黨的朋友也相當多。但在這些反對國民黨的人中,許多人也覺得相當無奈,只有哀嘆的份。但台灣後來是走上自由民主的轉型了。那麼,這個推動自由民主的動力在那裏。

如果說那個時代的台灣人是愛好自由民主的話,那也未必如此。在過去的美國,要了解一個州或一個城市的自由度指標,首先你得看對女權的接受度。在女權一般都受到尊重而漸漸的平權後,再來則是看對同性戀權益的接受度。以台灣而言,整個社會的氛圍(尤其是中南部)在目前都還算是保守的,對同婚的議題而言,難以說得到大部分的同意。在同婚議題的接受度上固然有城鄉與世代的差異,但至少台灣是通過了同婚法案。另外在廢死議題上,社會反對的聲音還是很大。其他就有關接納更多移民與難民的議題來看,可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顯然對自由民主的追求,並非當年推動民主化的主要動力。主要動力無寧是源於對二二八事件的平反要求,與要求能夠公開的討論台灣前途的議題。也就是說,台灣民族獨立運動才是台灣民主化的主要動力,自由民主運動則為其次。但這兩者一直都是同攜共進的。台灣的民族民主運動是仍需要一直持續下去的。運動固然有退有進,但有一股暗流是以前沒有,而我們應該加以警覺與防範的。那就是網路謠言在中共官方的操控下的大量運作。

在過去十多年來,普亭下的俄國開始積極的運用網軍,去操控歐洲的民意與選舉,製造分裂。歐洲極右翼勢力的升起與得票數的增加,多少與俄國的網軍有關。2016年的美國大選,俄國的黑手更是處處皆是,多少造成了川普的當選。俄國的這種「成就」中國當然不會不注意到。近年來中國的網軍也於台灣肆無忌憚的大行其道。多年來一直對台灣軟硬兼施,無所不用其極的中國,於2018年的台灣選舉中打出了漂亮的成績單,特別是韓國瑜的當選(Specter of Meddling by Beijing Looms over Taiwan’s Elections, New York Times, 11/12/2018; Josh Rogin: China’s interference in the 2018 elections succeeded – in Taiwan. Washington Post, 12/18/2018; Paul Huang: Chinese Cyber-Operatives Boosted Taiwan’s Insurgent Candidate, Foreign Policy, 6/26/2019)。

大家都同意台灣的自由民主得來不易。而自由民主是需要不時呵護以維護其持續成長的。台灣有內憂,也有外患。但內憂是大於外患的。內部的一些不視大體的無謂爭執;一些為的只是自身利益的梟雄;缺乏認知而容易受騙的群眾;普遍水準、認識、與道德的低落, …等等都是台灣的內憂。而這些問題(內憂)也將削弱抵抗外患及維持本身自由民主體制的能力。海島的台灣形成天然的屏障,但人為不臧將使那個天然屏障失去其效力。

李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