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國恥的迷思之四 百年國恥與千年欺負他族 ——大漢沙文主義的盲點

清朝末年固然外患迭起,但更要命的可能是內亂不斷了。而內亂也反映出了清朝的無能治理中國。

在19世紀的後半年,最大的內亂不外是造成兩、參千萬人死亡的太平天國運動了(12/1850-8/1864)。這個與基督教有關聯,而有兩名美國傳教士(美南浸信會羅教全Issachar Jacox Roberts, 1802-1871,與Edwin Stevens, August 1802-1/5/1837。Stevens 給洪秀全梁發所寫的《勸世良言》)直接或間接被牽扯進去的「運動」,是由洪秀全(1/1/1814-6/1/1864)所領導的。太平天國的平息最後受到英法美的協助,清廷才得以平息戰亂。另外幾個內亂則與伊斯蘭教有關。看來大都源於漢族對回族/伊斯蘭教徒的迫害所引起。以雲南的回族來說,他們遭受到不斷湧入的漢族的排擠與屠殺,在屢次上訴清朝官員而沒得到回覆後,最後爆發了雲南回變(Panthay Rebellion),也稱杜文秀起義。他們建立了一個維持十多年(1856-1873)的平南國。而在約略同時的陝西甘肅一代,也爆發了東干族起義(Dungan Revolt, 1862-1877),又稱同治回亂。在中亞方面,則因沙俄與英國的角逐中亞而引發了阿古帕(Yaqub Beg)的回亂。最後由平息同治回亂的左宗棠於1876-1878年間將中亞回亂控制下來,而於1881年與沙俄簽了聖彼得堡條約(Treaty of St Petersburg),劃清了中俄邊界而建立新疆。

由這些內亂與基督教及伊斯蘭教有關來看,我們多少也能夠了解當今的中共為何視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為洪水猛獸了。當今的中共不只迫害基督教徒,關押百萬維吾爾人,也迫害已漢化的回族。但歷史的教訓是,是先有鎮壓而後人民才反抗的。中共顯然不願去面對,或不了解這個簡單的邏輯與事實。

不了解官逼民反這個簡單的事實,也說明了中共的所謂「百年國恥」的片面性。中共無法客觀的了解與分析歷史的演變,不願去了解境內少數民族的文化與想法,也不尊重不同的思想與看法。在在都顯示過去的問題到如今都一直存在。而在另一方面,中共在倡議「百年國恥」的同時,可否曾去分析探討,中國千百年來欺壓鄰國非漢族,而所造成的鄰國「千年國恥」這個問題。事實顯示,中國的鄰國大都不是有如中共般的自怨自艾,而大唱「千年國恥」的。他們也不哀嘆「都是別人的錯」,而自怨自艾的指責他人。但那不代表那一段歷史的不存在。

越南與中國是有兩千年的對抗經驗的。今天越南的反中也不只是源於南海之爭而已。在1946年3 月6 日 策略性的簽下「六三協定」,由法國取代國民黨駐留越南後, 胡志明 說:上次中國人來一呆就是一千年。 … 如果中國人留下來,則他們 永遠不會離開。我寧願多聞法國屎五年,也不要 一輩子吃中國屎。

中國可說一向沒有善鄰,但自認為是愛好和平的中國人並不自知,或寧願不知。在大漢沙文主義的思維原則下,漢族對異旅一向以動物或昆蟲之鄙稱為名:如夷、狄、羌、吐蕃、胡、戎、閩,…等等。在大漢沙文主義的眼中,非漢人不是人。而漢化的異族也都「數典忘祖」的跟隨漢人打壓異族起來。中國的歷史是一部打壓異族的歷史,但一向擅長於為自己擦脂抹粉的漢族可不這麼看。我們就以鄭和下西洋(1405-1433)為例來看。

鄭和下西洋所為何事?最多的傳言是為了尋找失蹤的建文帝。後來所言的「耀兵異域,表中國富強」,「遍歴諸番國,宣天子詔」,而更有人說是為了促進中國與‘西洋’各民族的交流融合,鄭和是個幫助友邦並引進貿易與繁榮的親善大使。對這些說法,有歷史學家指出這是中國人的理想化,並非歷史事實。事實是經由征服與移民,而將馬六甲(目前的馬來西亞),爪哇與越南臣服了,斯里蘭卡也受中國的影響(Howard W French: Everything Under the Heavens: How the Past Helps Shape China’s Push for Global Power)。

漢族自認為是天下的中心,有諸多發明。但在西元450年左右中國剛崛起時,他向南方學習了許多科技(有如今天的盜取科技):向柬埔寨學得水稻的栽培,也學到了馬來人的造船術與印度的染布(Edward Friedman of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以中國人今天之盜取西方科技,而厚顏無恥的轉而登記為自己的專利來看,中國人是不會承認外來文化對他的影響的。在大漢沙文主義的思維下,他是天下的中心,而萬邦都應來向他朝貢。清末的內亂也說明了漢族/滿族之缺乏對不同民族與宗教的了解與尊重,不了解應與他人平等對待。一部中國的歷史也可說是一部漢族擴張、欺壓、毁滅他族、摧毁不同文化的歷史。

19世紀也受到列強欺壓的日本早已翻身而向前行進了。歷史上被中國趕盡殺絕的各族也都往前看的前進了。欺殺異族千年,而只於上世紀因自己沒有去面對自己內部的問題,所以遭受到列強兵臨城下的逼簽了不平等條約的中國,如今卻像個小媳婦般的哭訴「百年國恥」。台灣人因過去慘澹的歷史也曾打過悲情牌。悲情牌有其效力,但也有其極限。中共的這種「悲情牌」一來打錯對象(以滿清為主);二來缺乏歷史的架構分析與內省;三來不明白可能引來的副(負)作用。其結果將只會引來一波又一波的「百年國恥」,而成為心理學上所稱的「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李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