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的存廢與否之五 廢死與否的爭議要點 —–道德與宗教的層面

即使在美國執行死刑已進入寸步難行的今天,民眾支持死刑的比率雖有下降但還是佔多數。如果要靠民意來解決一些困難的社會與政治議題,顯然不是辦法。這是歐洲很早就了解到的。在二次大戰後的歐洲,當政府與司法體系決定廢除死刑的時候,大部分民意還都是反對廢死的。若要靠民意來達到廢死的政策,是會相當困難的。一個好的例子是2016年11月的加州公民投票,提案要廢除死刑(Proposition 62)。但即使在這麼一個自由派的加州,而全部主要媒體都支持廢死下,投票結果還是反對(53.15%)大於支持(46.85%)。

在民意大都反對廢死的情況下,要靠民意來推動廢死自然有其困難。但在一般廢死與否的爭議上,其主要論點是什麼?

廢除死刑與否的爭議大致有三類:第一類是道德上的問題,第二類是功用上(utilitarian)的問題,第三類是實際上(practical)的問題(Roger Hood, the editors of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Capital Punishment)。

功用問題指的是:死刑是否能遏止類似犯罪行為的發生。正反兩方當然都有。以2009年一個透過詢問美國許多資深犯罪學家(criminologist)的結果來看,絕大部分的犯罪學家(88%)都不認為死刑能遏止殺人案,而大部分(87%)也不認為廢死會增加殺人罪(Journal of Criminal Law and Criminology, 2009)。支持廢死的人也指出,在美國,執行死刑最多的是南部各州(如德州,奧克拉荷馬,佛羅里達),但南部各州卻也是殺人案最多的州。這當然會引出雞生蛋或蛋生雞的問題。但事實是,執行死刑的增加並沒有減少殺人案的數目。

實際性的爭議在於:死刑的判決與執行是否符合司法公平公正的原則。廢死的論點是,死刑的判決常與種族,社會階級,不同地區,與不同檢察官求刑的各異而異,也更別提誤判與枉死了。從1973年以來的20年間,美國就有162名死囚被釋放,因為新的證據顯示他們是無辜的(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 on Civil & Constitutional Rights, 1993)。但更諷刺的可能是,在美國,被處死的反而常成為英雄,受到同情。而受害者家屬常遭受到忽略。2005年12月13日,加州州長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否決了死刑犯威廉(Stanley “Tookie” Williams III, 12/29/1953-12/13/2005。一個黑人區的幫派分子)的最後上訴。幫派份子威廉的伏法反而導致南加州黑人區為他舉辦了公開葬禮與哀弔。而史瓦辛格的否決上訴也引起他家鄉奧地利的反彈。他的家鄉(Graz)也將過去以他為名的運動場除名。奧地利的反彈固然是因為歐洲已沒有死刑,但也反映出了一個新的趨勢:在過去,死刑與否被當成是各國的內政/家務事。但近年來,廢除死刑已被當成是人權議題。

道德上的爭議在18世紀時就已由義大利主張廢死的貝卡利亞(Cesare Beccaria: On Crimes and Punishments)所提出。貝卡利亞認為,為什麼要以殺人(死刑)的方式去證明殺人是不對的。反對廢死的人則指出,殺人者因去除他人生命,等於已放棄了對自己生存的權利。廢死與否不只基於一般倫理道德上的爭議,也源於宗教。因為許多道德上的標準是源於宗教的。底下我們就稍微來探討一下各個主要宗教對死刑的立場與態度。

大部分的宗教都可引經論典的談各個宗教對死刑的看法。而常常的,支持廢死與反對廢死的也都可由經典中找出他們的理由。首先我們來看伊斯蘭教對殺人案件(與死刑)的處理方式。

伊斯蘭教是有基於可蘭經(Quran)的律法的,稱為沙里亞法(Sharia),或稱回教律法。有幾項罪在伊斯蘭教中按回教律法是應予以處死的。這包括搶劫,通姦,與叛教(apostasy,指不再信伊斯蘭教而改信他教者。但顯然不包括由他教改信伊斯蘭教的)。有點奇怪的是,看來是頗重嚴刑峻罰的伊斯蘭教,殺人罪卻不一定要處死。殺人罪被歸納在「報復法則」(law of qisas(retaliation) )之下。由受害者家屬決定,看要處死,原諒,或賠償(diyah)。

在一次聚會中遇到一位長年居住沙烏地阿拉伯的美國人。由於長年居住中東的伊斯蘭教國家,他有不少軼事分享。他也提到伊斯蘭教的報復法則。在阿拉伯文化中,這些都是由酋長/王公(sheik)決定。他說了他聽到的一個故事:有兩個好朋友去採集沙漠棗子。一個在樹上採割,一個在地上接收。結果在樹上採割的不幸失足而掉了下來,因而壓死了在地上接納採收的。王公知道這是場意外,而兩人原來也是好朋友。但死者的太太堅持要判從樹上掉下來壓死她先生的人死刑。為難的王公卻也做了一個機智的判決。他跟死者的太太說,可以判死刑,但行刑的方式也要類似。他於是要死者的太太也爬到樹上「摔下來」以壓死該人。在這種判決下,死者的太太改變了主意。

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與佛教對死刑的看法也頗引人注意。但答案也常不是那麼直截了當與乾淨利落的。在下文中我們將繼續探討宗教對死刑的看法。

李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