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秩序的變遷之三 二十世紀世界局勢的演變 —–太平洋兩岸,大西洋兩岸,冷戰

19世紀末之前的世界秩序是歐洲勢力主導的世界。當時歐洲的五大強權是:法國,英國,普魯士,奧地利(奧匈帝國),與沙俄。但隨著1871年德國的統一與義大利的統一後,歐洲的局勢開始發生變化。首先提出現實政治(Realpolitik),而不著重在意識形態的俾斯麥,主導了那一階段的歐洲政局。俾斯麥透過德國帝國與奧匈帝國及沙俄的聯盟,逼使傳統上是世仇的英國與法國的結盟。這種結盟多少保持了兩個陣營的權勢平衡而穩定了一段時期。

十九世紀末的太平洋兩岸也見證了日後兩個太平洋海權勢力的崛起:太平洋西岸的日本帝國與太平洋東岸的美國。十九世紀末的美國已是一方之霸,除了早期的「門羅主義」論述了美國的勢力範圍外,到了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Jr. 10/27/1858-1/6/1919,總統任內9/14/1901-3/4/1909)時代更提出了「羅斯福推論」(Roosevelt Corollary),指出美國有出兵干涉中南美洲的權利。美國的所作所為讓位處太平洋對岸的日本帝國也學到了。二次大戰中的「大東亞共榮圈」這個亞洲秩序,它的背後理論架構者是日本的外交官有田八郎(9/21/1884-3/4/1965)。當時的日本帝國強調,亞洲之於日本有如美洲之於美國,日本在亞洲的所作所為是基於「門羅主義」與「羅斯福推論」的原則。而其實在老羅斯福總統的年代,鷹派的老羅斯福總統頗同意日本帝國的作風,多少同意了韓國是日本的勢力範圍,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讓日本帝國併吞韓國。在日俄戰爭期間,老羅斯福出面調停而贏得了諾貝爾和平奬。在表面上,老羅斯福是中立調停的。但私底下他是看輕沙俄,但也對日本小心翼翼的。了解日本已是一個太平洋海權勢力的美國,所沒看到的是雙方的勢力已快速的走向衝突的方向。不管是美國的門羅主義或日本的亞洲版門羅主義,可並非全然井水不犯河水的。日本的侵華及其後所建立的滿州國,多少侵犯到了美國所提的對中國的門戶開放政策。而美國勢力的進入菲律賓與關島也侵犯到了日本的勢力範圍。這種勢力範圍的互相侵犯也埋下了太平洋戰爭的導火線。

在俾斯麥的現實政治下所開啟與維持的歐洲的勢力均衡與和平,到德國帝國的凱撒威廉二世(Wilhelm II, 1/27/1859-6/4/1941,任內6/15/1888-11/9/1918)上任後發生了變化。上任後的威廉二世免除了俾斯麥的職位,並積極造艦而與英國進入了武器的競賽。在往外擴張中也與沙俄在巴爾幹半島的利益起了衝突,而促使沙俄去與英法結盟。俾斯麥所建立的權力平衡與各方勢均力敵的情況也就此消失。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的歐洲強權,如英國、法國、德國、奧匈帝國、與沙俄,也都急於放手一搏,寄望從此一決勝負以求永久的和平與平衡(the war to end war)。但我們當然知道結局不是那麼一回事。第一次大戰後,凡爾賽和約只引來更多的問題。為了報復,誓願復仇,民族仇恨,及分贓不均等等因素,也於20年後引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兩次大戰中,美國本應都是局外人,而大部分美國人也無心介入一般人眼中的歐洲戰爭。但在背後的經濟與金融因素及大西洋兩岸政治人物的運作下,美國最後是都參與了兩次世界大戰。而在兩次大戰中,兩任的美國自由派總統,學者出身的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 12/28/1856-2/3/1924,任內3/4/1913-3/4/1921)與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 Roosevelt,1/30/1882-4/12/1945,任內3/4/1933-4/12/1945),也都各自提出了建構日後世界的穩定秩序以維持世界和平的主張。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威爾遜即主張成立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以解決未來的紛爭與對和平的保障。1917年4月17日,美國國會通過對德國的宣戰。1918年1月8日,威爾遜發表了他那有名的「十四點和平原則」(Fourteen Points):倡導航行的自由,公平貿易,裁軍,殖民地的調整,歐洲版圖的調整,民族自決,及國際聯盟的建立等等。最後的凡爾賽和約雖然通過了國際聯盟的建立,但對德國的嚴苛處置大異於十四點和平原則,也因而埋下了二次大戰的種子。威爾遜也因他的努力而於1919年得到諾貝爾和平奬,但美國國內對他的反應並不一致(主要是共和黨的反對)。沒有制裁能力而會員國也相當有限的國際聯盟雖然於1920年1月20日成立了,但美國參院並沒同意美國的參加。

與威爾遜不同處,羅斯福總統將美國帶出經濟大恐慌,也領導美國在那孤立主義高漲的時代,透過珍珠港事變的爆發而向日本及德國宣戰。也因此,連四任總統的羅斯福有很大的影響力。聯合國是他極力推銷的概念,藉由聯合國來調整國際糾紛以達到世界和平。在雅爾達會議(2/4/1945-2/11/1945)中,他也力邀史達林參加聯合國,並允諾蘇聯在安理會中有一席,有否決的權利。1945年10月24日聯合國正式成立運作。之前的1944年,在New Hampshire的布雷敦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則奠定了戰後的國際金融基礎。為了牽制日本帝國而看走眼的將中華民國「認證」為四強之一的羅斯福,想是沒料到他要扶持的腐敗阿斗最後是敗給了中共,而使戰後的局勢變得更複雜化。但在戰後的半個世紀內,世界的局勢與秩序也大都依東西冷戰的分野而發展,維持了相當一段時間的和平。

李堅

Advertisements

荷蘭帝國的興衰之三 從帝國屬地,小國,到帝國 —-八十年戰爭開始,太平洋戰爭結束

荷蘭在爭取獨立的過程中就已逐漸發展出自己的民族主義。但荷蘭人向海外發展的主要目的是貿易,而非殖民。為了開拓商務與航線,荷蘭人可說行遍天下,到處建立據點做航線中的補給站。荷蘭人發現了許多新天地,也到處與西班牙、葡萄牙、英國、與法國做殖民地及貿易據點的搶奪。歐洲本土的衝突及局勢的變化,自然也影響到海外屬地及商務的搶奪及其消長。

為了尋求到亞洲的北方航路,東印度公司雇用了英國探險家赫德遜(Henry Hudson, 1565?-1611?)做探測的工作。在四次的航行中,赫德遜沒有發現這條航路,但目前紐約的赫德遜河 (Hudson River) 及加拿大東北部的赫德遜海灣 (Hudson Bay) 皆以他為名。有了這個發現,荷蘭人也在當今的曼哈頓建立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而把由康乃狄克州到德拉瓦州的這片土地叫新尼特蘭(New Netherland, 或新荷蘭)。後來荷蘭在與英國的一系列戰爭中失去了這片土地。但目前許多紐約的地名如哈林,布魯克林,法拉盛及康尼島等皆是英語化的荷蘭地名。

在搶奪葡萄牙屬地上,西印度公司並沒很成功。雖然他們曾經佔領過巴西一段時間,但因當時的巴西已經有相當數量的葡萄牙殖民,後來也因葡萄牙人的反抗而失去了巴西。荷蘭人也擁有加勒比海的一些島嶼與蘇利南(Suriname)。西印度公司的主要營業項目是奴隸販賣與糖。奴隸的買賣於十九世紀中葉遭到廢止後,西印度公司的營運自然受到影響。目前荷蘭語仍是蘇利南的官方語言。

西印度公司的轄區是非洲西海岸到美洲的全部。荷蘭人由葡萄牙人手中奪取了一些非洲西海岸的據點 ,而也在南非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建立荷蘭人的社區。但1814年的英荷戰爭中,英國侵入南非而使南非成為英國屬地。目前荷蘭語的一種—南非語(Afrikaans)仍是南非的官方語言及常用的語言。而南非的地名及一些族群,如波爾人(Boer, 荷蘭語意為農人)也都反映出荷蘭人的殖民歷史。

西印度公司雖然較沒「成就」,但東印度公司可說在19世紀前就已相當成功。東印度公司在伊朗,孟加拉,泰國,廣東,台灣,日本及一些印度的沿海城市都設有貿易的據點。東印度公司也由葡萄牙手中奪取了斯里蘭卡的可倫坡(Colombo)。但東印度公司最大的成就是對日的獨佔貿易及對印尼的掌控。雖然荷蘭對印尼的全面控制是在進入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事。而於期間也因為與英國的一系列戰爭,而最後與英國劃分在東南亞的勢力範圍。印尼屬荷蘭,馬來亞與新加坡屬於英國。

在荷蘭獨立後的百年,她發展成全球的一個霸主。當時荷蘭人口有十分之一當水手。在1669年那時,東印度公司已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大最富有的公司。擁有150艘商船,40艘戰艦,五萬名員工,一萬名軍人,紅利是原先投資的40%。許多東印度公司與西印度公司的員工也與當地人通婚而住了下來。這種混血人種在印尼叫做Indos,在斯里蘭卡叫Burgher,在蘇利南叫Creoles。

拿破崙攻打歐洲時(1795-1815),也攻下了荷蘭。拿破崙遭到滑鐵盧後,歐洲各國召開了維也納會議(Congress of Vienne, 1815),再度劃分了歐洲的版圖。荷蘭與比利時統一了,但只維持十五年。期間荷蘭在海外的據點也遭受到一系列的變化。但最終致命的一擊是太平洋戰爭的爆發。

太平洋戰爭可說結束了歐美在亞洲的殖民統治。原先已有,但遭受到殖民政權壓抑的民族主義運動,在歐美於戰爭初期敗於日本後皆普遍活躍起來。戰後,美國、英國、法國、荷蘭,皆無法重返亞洲當殖民者。而殖民地如菲律賓、越南、柬埔寨、寮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印度、巴基斯坦,與緬甸也都紛紛獨立。印尼,這個被視為是荷蘭最珍貴的珠寶,也獨立出去而結束了荷蘭帝國。

荷蘭是於進入二十世紀初期後才控制今日印尼的所有版圖的。蘇卡諾(Sukarno, 6/6/1901-6/21/1970)於1927年7月4日就與同志成立爭取印尼獨立的組織。蘇卡諾因而遭受到荷蘭政府的監禁與放逐。1929年,蘇卡諾與同黨就預知太平洋戰爭的可能爆發及印尼可能因而獨立。而日本情報也早就有各國異議分子的檔案。1942年2月,日軍輕而易舉的攻下印尼。日本對東南亞各國的控制沿用汪精衛模式。當時的日本將領今村均(6/28/1886-10/4/1968)對蘇卡諾優遇有加。日本要的是印尼人的合作:勞力與稻米及其他糧食。當戰爭末期日本敗相已露後,當時的日相小磯國昭(3/22/1880-11/3/1950)允諾蘇卡諾日本會給印尼獨立,但沒提時間表。日本投降後,1945年8月17日,蘇卡諾宣布印尼的獨立。荷軍在英軍的保護下想要重返印尼當殖民者。但在印尼人的抵抗與國際壓力下,1949年12月27日,在海牙的印荷圓桌會議上,印尼的主權正式由荷蘭女王茱利安娜(Queen Juliana)的手中交給印尼。今天,荷蘭話雖不是印尼的官方語言,但估計有百分之二十的印尼話源於荷蘭話。

由1581年的誓絶法案宣布獨立,到1648年西班牙的承認荷蘭獨立,到1949年荷蘭的承認印尼獨立。荷蘭帝國(Nederlands-Koloniale Rijk)也存在了三百多年。從一個西班牙帝國的屬地,因地利,開放的社會,眾多技術人員,及善於經商而發展成一個部署全球的帝國。這也是荷蘭人「造地」外的另類奇蹟。

李堅

日本百年中的暴起狂跌 (下) 日本為何偷襲珍珠港——- 種族主義。政治運作。經濟制裁

日俄戰爭的暴發源於沙俄與日本對東北亞 的利益衝突及日本對她國家利益線的考量。1895年的甲午戰爭也多少出於日本利益線的考量。1910年日本併吞韓國但國際社會沒發聲,因為日俄戰爭後沙俄承認韓國為日本的勢力範圍。得勢的日本也從而走向軍國主義之路。日俄戰爭後進駐遼東半島的關東軍漸成一方之霸。進入二十世紀的二十年代末期,抗拒中央的關東軍也一再製造事端。由九一八事變後的滿州國的建立到七七事變後的全面侵華,事變越演越大。日本中央雖然沒法駕馭關東軍的所做所為,但中央的態度也是很曖昧的,多少有半鼓勵的味道。雖然日本中央幾度表示他們不願意侵華,但在國內政局不穩而軍人逐漸干政及至最後取得主導權後,侵華也成為政策。嚴格說來日本的侵華沒有甚麼經濟上的效益可言,只可說是一個軍國主義下龐大軍隊的自然發展結果。

但日本為什麼這麼自不量力的與美國開戰而引起傷亡浩大的太平洋戰爭呢?

首先不能忽視的是種族主義的問題。歐美列強在亞洲的殖民引起亞洲人的仇外。日本雖於日俄戰爭後躋升世界列強但難逃種族主義的陰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凡爾賽和約中 (1919),日本提議設立種族平等的條款但遭到美國 (因加州反對) 及大英國協 (因澳洲反對) 的抵制。在1921-1922的華盛頓海軍會議 (The Washington Naval Conference, 英美義法日簽約) 中,美國與英國強迫日本接受不平等的條約:英美日的造艦比率為 5:5:3。在1930年的倫敦會議中維持了這個比率。這個會議的結果引起日本國內的極大不滿而產生一種日本應帶領亞洲將歐美列強驅逐出亞洲的強烈情緒與想法。在華盛頓的海軍會議中,美國也逼迫英國終止與日本於1902年1月30日簽訂的日英同盟 (Anglo-Japanese Alliance)。1924年美國通過稱為 The Johnson-Reed Act 的移民法案,擴大原本就有的排華法案 (1882) 而將所有的亞洲人都排除在外。有人口問題的日本對這個法案的反應是很強烈的。當時的日本駐美大使埴原正直與美國的駐日大使Cyrus E. Woods 都辭職以示抗議。日本人視此法案的通過為國恥。我們也不能忘記三十年代的世界是優生學 (eugenics) 極盛的年代,種族主義彌漫了歐美及日本。日本雖以亞洲的領導人自居要趕除歐美勢力,但日本對被她征服的亞洲人可並沒有平等對待。

在日本走向軍國主義的同時,美國的對策與演變也加速了雙方交戰的趨向。美國的情報人員於1940年就破解了日本外交體系所用的密碼 (九七式歐文印字機,或稱暗號機B型),不會不知日本軍方及外交的動向。很早就有人懷疑羅斯福總統預知日本要偷襲珍珠港但不予防備以激起美國人的敵愾同仇。最近幾年來的解密文件令一些歷史學者認為羅斯福在製造美國的參戰機會。

美國因德國擊沉Lusitania客輪 (1915年5月7日,1924人喪生,包括114名美國人) 而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但戰後美國已無心歐洲的事務。二次大戰爆發前,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88%的美國人反對介入戰爭。歐戰爆發後羅斯福總統與英國首相邱吉爾就開始聯繫,意在幫助英國對抗德國。但德國盡量不惹美國,不希望美國介入歐洲戰場。當時支持美國國會議員的許多大企業也都與德國有商業往來,不希望對德宣戰。羅斯福因而將箭頭轉向日本。日本侵華後美國於1939年終止了1911年與日本簽訂的商務條約。當德國於1940年6 月攻下法國後,日本也進入法屬印支半島的北部。1940年7月2日羅斯福簽了出口控制法案 (Export Control Act),禁止石油與廢鐵的輸日。當時日本由美國進口百分之八十她所需要的石油。此舉意要置日本於死地而只有反撲或攻下英荷控制下的東南亞,因為日本由東南亞進口她所需石油量的百分之二十。1940年9月27日德義日簽軸心國條約 (Tripartie Pact)。1941年7月26日美國凍結了日本在美國的一切財產。在1941年11月25日的羅斯福的戰事會議上,Secretary of War Henry Stimson就說:目前就看我們如何操弄日本去開第一槍。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隔天美國向日本與德國宣戰。

當時的日本總理近衛文磨 (10/12/1891-12/16/1945) 是極力要避免與美國開打的。近衛文磨幾度建議要與羅斯福在夏威夷或阿拉斯加的Juneau舉行高峰會。近衛並與美國駐日大使Joseph Grew密會。近衛提出日本願由北印支半島與中國撤兵,但要保留東北以做為對抗蘇俄與中共的緩衝地帶,並說該提議已獲天皇的首肯。Grew懇請他的華府上司表示羅斯福應與近衛會面。但美國堅持日本需同意一些條件以做會面的前提。在和談沒有進展下,1941年10月16日近衛內閣倒台。接著上任的是主戰的陸軍大將東條英機。

一些歷史學家指出羅斯福極為親英而仇德、親華而仇日。所以不喜歡德國有人歸咎於他小時在德國度假的不愉快經驗。所以親華有人指出與他祖先在中國經商致富有關。羅斯福的外祖父Warren Delano年青時到廣東經營鴉片的買賣而成鉅富。羅斯福為什麼不喜歡日本人我們不是很清楚。但珍珠港事變後,羅斯福於1942年2月19日頒布行政命令 (Executive Order 9066) 將12 萬日美人關進集中營。當時他的很多助理表示沒有必要將日美人關起來但他執意執行。

一個戰爭的發生常常不是黑與白,好與壞,或對與錯的。它在經濟上,文化上,社會政治上,歷史上常都有很多錯綜複雜的因素交織而成。戰爭固然有勝利者或敗戰者,但分析起來常常是沒有黑白,好壞或對錯的清晰分野的。

李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