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的俄國革命之四 史達林的恐怖統治 —-集體農場,五年計畫,勞改,下放,與屠殺

布爾雪維克當初奪權還有個「理論基礎」:歐洲各國也都會發動社會主義革命,會共同推翻資產階級專政的資本主義,而這些國家會與俄國共同建設社會主義的經濟與社會。但事實是,一次大戰後的歐洲並沒發生社會主義革命。史達林下的蘇聯也因而開始推動所謂的「一國社會主義」(Socialism in One Country)。

史達林(原名Iosif Vissarionovich Djugashvili, 12/18/1878-3/5/1953)是高加索區的喬治亞人。母親原意送他去讀神學,但他不是個讀書,更非當教士的料子,也不是個理論家。史達林擅長的是組織的運作與權謀算計。他也是個很能硬碰硬的人。當1905年的革命失敗後,許多社會主義份子都流亡國外,但他留在沙俄做組織工作,並從事搶劫以資助布爾雪維克的經費。用不當手段取財也是俄國社會主義份子於1907年在斯德哥爾摩的大會上,除了許多不同主張外,孟什維克強烈批評列寧的原因之一。

列寧死後史達林掌握大權。史達林上台後便開始將列寧過去身邊的要員一一剷除掉,以避免造成對他權位的挑戰。流亡在墨西哥的托洛斯基(Trotsky,原名Lev Davidovich Bronshtein, 11/7/1879-8/21/1940)也遭到他的人員用冰鑚刺死。

從1928年開始,史達林開始推動第一個五年計劃。第二個五年計劃(1933-1937)同第一個五年計劃一樣都算成功。蘇聯的工業大有成長,而也漸漸擺脫了一個落後農會社會的經濟形勢。但1938年開始推動的第三個五年計劃卻是一個失敗。

在五年計劃下,蘇聯強制推動農業集體化而引起農民強烈的反抗。許多農民都被指控為是反對蘇維埃的富農(kulaks)而遭到處決。有多少農民遭到處決,資料不是很清楚。但一個資料顯示在1937-1938年間,就有386,798人遭到處決(Kulak Operation)。

農業集體化的目的在求取農業生產力的提升,也方便了國家機器的操控與運作。為了加速工業化,史達林用搜刮糧食賣到歐洲的方式來賺取購買工業設備所需的外匯。但這種強制搜刮的徵糧卻引起人為的飢荒。在1932-1933年間,被稱為歐洲穀倉的烏克蘭卻因饑荒而造成人民的大量死亡(Holodomor,用飢餓來處決)。在烏克蘭一區有多少人因飢荒而死不是很清楚,但一般的估計是在250萬到750萬人之間。

也不只農民遭處死。蘇聯境內的少數民族也都遭受到懷疑而被處決或流放。波蘭人、德國人、韓國人、塔塔人(Tartar)、車程人、及一些在經濟大恐慌時移居蘇聯的美國人、等等也都遭到處死。其中遭處決的幾乎占一半是波蘭人。

除了處決與流放外,大量的人口也都被送去勞改營(Gulag,古拉格)做無贘的奴工。官方的資料是,於1929年到1953年間,有140萬人被送到古拉格,七、八百萬人遭流放。

農民、少數民族、及異議份子之遭處決,大量人員被勞改、流放,及廣大人民因饑荒而死,外在世界了解不多,而蘇聯當局也有意隱瞞。但史達林要公諸於世並昭揭於國人的是1936年到1938年間,一系列聳人聽聞的樣板審判。在這一系列的樣板審判中,史達林不但剷除了當年布爾雪維克的創黨元老與立國英雄,也去除了一切有可能反對他的人,甚至對他一點威脅也沒有的人(如布哈林)。有學者將這種恐怖統治歸因於集體農場及五年計劃失敗所造成的巨大社會傷害下,有人可能因而能成為能夠反對他統治的領導人,史達林因而先下手為強。不管理由如何,史達林的統治造成了眾多人員的死亡與流放。一般的估計是兩千萬人員的死亡(1924-1953)。相較之下,之前的內戰中估計的平均死亡人數是900萬人(1917-1922)。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蘇聯死亡人數的估計則在1700萬到2950萬之間。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死亡人數的估計約2660萬人。

有人將史達林的恐怖統治歸因於他的變態人格特質,一個強烈自卑感的作祟。史達林因兒時天花帶有疤痕,手腳又有點畸形,人也長得短小(估計163公分)。而非讀書料子的他在以知識分子為主的布爾雪維克中格格不入。這種說法或許能夠解釋這種殘暴的統治,但永遠無法彌補他所造成的傷害。多少源於如此,史達林死後上台的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 4/15/1894-9/11/1971)於1956年的黨內會議中批判史達林而開始推動去史達林化。

但史達林的統治也有他建設的一面。在他統治的近30年內,蘇聯的工業與科學突飛猛進。由原來的一個農業社會進入一個重工業的社會。二次大戰結束後,蘇聯成為一個與美國對抗的超級強權,也是第二個擁有核武的國家,也控制了東歐。

也因史達林將蘇聯打造成超級強權,當今的俄國也在普亭的推動下開始「平反」史達林。說他是個很有能力的行政人員,只不過有點「做過了頭」。當今大部分的俄國人都懷念蘇聯時期的日子,而也有將近一半的人對史達林印象良好。這其實也很類似於那些嚮往「漢唐盛世」的統派人士的心理,及他們為什麼迷戀冀望於那個旣非強國,更非超級強國,而只是個大國的中國的原因。

李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