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與台灣之四 台灣是中美關係的絆腳石?—-馬爾他之役‧傷膝河之役

中國雖然有很長的海岸線,但中國不是一個海權國家。科技的落後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中國被島鏈封鎖更是個主因。若能拿下台灣,則中國自然能夠突破這個封鎖鏈。也多少因為如此,中國把拿下台灣當成他的主要任務。拿下台灣多少可以完成那個中共認為沒有完美結局的內戰,也多少可以祛除過去外侮所帶來的歷史屈辱。如果沒有完善的依中共的意願來處理這個所謂的「台灣問題」的話,則中共政權將難以維持。
中共為此在國際上的統戰也頗下功夫,揚言台灣問題的沒獲得解決是改善中美關係的絆腳石。從2010年以來就陸續有一些學者於報章雜誌上發表棄台論的調調。最著名的就是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米爾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 12/14/1947-)於2014年3月14日在「The National Interest」上發表的「向台灣說再見」(Say Goodbye to Taiwan)一文。學術界如此,政府機構亦然。聯邦國際外交事務所裡,一些傾向也開始不利台灣。三十多年來許多美國學生到中國學中文,很多人已於聯邦政府中任職,不少帶有傾中色彩。這有異於三十多年前大部分的美國學生都到台灣學中文。很多人了解,也同情台灣人爭取民主的奮鬥過程。
嚴格說來棄台論也不是今天才有的。杜魯門總統在韓戰爆發前就採取棄台的立場,而尼克森之訪華與卡特總統之處理與中國建交的過程也是屬於棄台的一種。
持棄台論的人固然不少,但中共到底是一個極權的共產政體,而於世界各地有衝突與戰爭的地方,大都與美國站在對立面。加以台灣是個自由民主政體,有其優越的戰略地位。在國際上支持台灣,為台灣發聲的還是多數。許多學者,如邁阿密大學的金德芳(June Teufel Dryer)就指出,拿下台灣並不是中國的目標。拿下台灣將使中國會進一步危害東亞,東南亞,並向美國的海權提出嚴重的挑戰與對抗。拿下台灣將只是中美強權對戰的開端而已。
1565年的「馬爾他之役」(Great Siege of Malta)是歐洲與奧圖曼帝國爭霸地中海的轉捩點。馬爾他是介於西西里島與北非的一群小島,面積不到台灣的十分之一大。奧圖曼帝國全盛時期佔有北非,巴爾幹半島與一些東歐國家。在軍事上所向無敵,而對歐洲造成嚴重的威脅。1565年,約四萬八千名奧圖曼軍力攻擊總兵力只約六千一百人而以西班牙人為主力的馬爾他,結果潰敗了。馬爾他之役是16世紀最為歐洲人所傳誦的一場戰役。從此歐洲人不再視奧圖曼帝國的軍力為攻無不克,而此役後地中海也成為西班牙的內海。
拉赫曼(Iskander Rehman)就用馬爾他之役來形容中共的擴張(The National Interest, Feb. 2014)。若奧圖曼帝國於那時拿下馬爾他,則整個歐洲將處於相當不利的局面,將難以抵禦奧圖曼帝國的擴張。同理,若中共拿下台灣,則美國將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將會造成整個太平洋權力板塊的移動。拉赫曼也指出,領土的取得只會更刺激民族主義的狂熱,而會要求更大的領土擴張。這將只會是一個沒完沒了的對抗,而非中美良好關係的開始。
除了馬爾他之役外,也有人(John F. Cooper, <Why We Need Taiwan>,The National Interest, August 29, 2011)用1890年12月的傷膝河之役(Battle of Wounded Knee, 或Wounded Knee Massacre)來做比喻。傷膝河之役後,美國與印地安人的戰爭已算結束,可以開始向外擴張,而也於十年後成為強權。 1898年美國於美西戰爭中擊敗西班牙,取得菲律賓與關島。同年與薩摩亞(Samoa)議約並併吞了夏威夷。1900年取得威克島(Wake island)。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的海軍已成為世界第一大。二次大戰後更於太平洋及全球成為無敵艦隊。Cooper認為中國之取得台灣將有如美國之勝於傷膝河之役,接下來的將是不斷的擴張。
但要拿下台灣,可預見的是中共會失去這場戰役。台灣值得中共挑釁作戰嗎?中共要的是什麼?這是華安瀾(Alan M. Wachman, 10/13/1958-06/21/2012)在《為什麼是台灣?:中國領土完整的地緣戰略理由》Why Taiwan? Geostrategic Rationales for China’s Territorial Integrity)一書中所要探討的。書中援用了一個巴勒斯坦知識分子Edward W. Said(11/01/1935-09/25/2003)在《東方主義》(Orientalism)一書中所提出的「想像地圖」(imagined geographies, 或imaginative geographies)這個觀念。這個觀念的要義是說,國界並不是如地理般的固定的,而是隨著一個國家的權力地位的發展而調整的。當一個國家的勢力在上升中時,想像中的地圖也跟著擴張。而理由大都基於傳說與神話。海權自然是中國的想像地圖之一,因為歷史上中國從來就沒有什麼重要的海上活動可言。一個人民解放軍的海軍將領就跟華安瀾說:「台灣如果沒回歸祖國,則中國將無法走出去,而會成為一個內陸國家,無法成為一個海權國家」。了解海權對一個強國的重要性,使中國視取得台灣為重要的一步。而美國在太平洋的海權自然成為中國的一大障礙。
說起來當今中共的「想像地圖」也都是國民黨先想像出來的。1943年在開羅會議中,羅斯福總統為了鼓勵國民黨抗日,而以對待強國的方式對待國民黨。「麻雀變鳳凰」的國民黨「信心」大增的變成了「列強」。在開羅會議中,國民黨要求「竊土」台灣必須「歸還」中國。1946年國民黨將與他們無關的南中國海都列入了中國的版圖。1970年,台灣與香港的海外統派人士發動保釣運動。這些都是「中華民族」的想像地圖。國民黨想像好的,中國照單全收。因為符合中共擴張的目的與利益。
俾斯麥下的日耳曼帝國成功地達成工業化與經濟發展。接下來的威廉二世了解海權之於一個強權的必要,而與大英帝國進行造艦競賽。結果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日耳曼帝國的垮台,威廉二世的遜位,及威瑪共和的建立。經濟有所成長而急於發展海權的當今中國,難免使許多學者將之比為一次大戰前的日耳曼帝國。此心同,此理同,結局也會相同。

李堅

地緣政治與台灣之一 中國何時意識到有台灣?—–日本侵華激起了中國人的台灣夢

分析世界各地情勢的專家都會同意,台灣海峽是一個非常重要及危險的地方。許多分析家認為,處理不當將會引起兩個核武國家(美國與中國)的對決。這是一個有可能發生核戰的地方。許多國際學者也都對解決之道持悲觀的態度。
那麼,這個問題是如何產生的?
問題當然不在台灣海峽,問題的主要焦點在台灣。台灣雖然是個焦點,但台灣不是問題的根源所在。問題的根源所在是中原帝國。
四百多年前的台灣是與世隔絕的。將台灣推上國際舞台的是歐洲來的荷蘭人與西班牙人。對後來消滅鄭氏王朝而占有台灣的清朝而言,台灣一直是個化外之地,一個叛亂人士的聚集地。 1895年的甲午戰爭後,日本心中要的是韓國,但怕列強反對,所以改口要台灣。但領台數年後,日本發現台灣難以治理,第三任總督乃木希典還有意要將台灣「轉賣」給法國 (台灣賣卻論)。但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建議繼續治理下去。
對中原帝國的人而言,台灣割予日本後,本來就被視為是化外之地的台灣也就從此消失於中國人的記憶裏。說來也不奇怪。這個本來就不屬於中原帝國的台灣島,即使在清朝控制的那段時日也是個化外之地,從來就不被認為是在中原版圖的範圍之內。但這個現象在20世紀的30年代開始發生了變化。台灣在日本侵華後的中國人反日仇日情緒中,開始在中國人的記憶中浮現了。
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也稱柳條湖事變,滿州事變)是日本關東軍侵佔中國東北以建立滿洲國的藉口。這個事變在中國引起公憤。隔年(1932年),一般咸認是日本挑釁所引起的的上海一‧二八事變,日軍與國民黨軍在上海打了起來。 1932年 5月5日雙方簽訂「淞滬停戰協定」。1932年,上海的「日新輿地學社」印製了「新中華形式大地圖」。地圖的右側寫著「毋忘國恥」,底下附兩個小標題:「二十年九一八日本佔我東三省,二十一年一二八日又侵我淞滬」。在台灣的地圖上則標明「光緒二十一年割於日」。這是當時中國民間第一次將台灣割日視為國恥的開始,但也沒有說要「收復失土」。1936年西安事變後,國共聲言要聯合抗日。但台灣這個「失土」仍舊沒有在他們信誓旦旦的抗日聲明中出現。同年,國民黨要展現國民政府所興建的鐵路與公路,而由「全國經濟委員會公路處」印製了地圖。但這個地圖並不包含台灣。一直到1941年蔣介石才將台灣列入中國抗日的議題中加以宣傳,使「台灣割日」這個歷史開始成為「國耻」。從1932年的「割於日」,到1943年的開羅宣言中因蔣宋的運作,而使台灣成為「日本在中國所竊取之領土」,而必須「歸還中華民國」。期間的變化與運作不過十年。
雖然由1941年開始,台灣才開始陸續的出現在中國人的記憶裏,而於1943年的開羅宣言中由「割於日」變成「日本竊取」,必須歸還中華民國。但於戰後那一段時日,台灣仍不很存在於中國人的意識裏。在國民黨官方的「中國手冊1937-1945」(China Handbook 1937-1945: A Comprehensive Survey of Major Developments in China in Eight Years of War),及1946年的增訂版本,雖有提到「台灣革命人士」(Formosan Revolutionaries)對日的「愛國抵抗」(patriotic resistance),但台灣並沒有被列在中國各省的列表裏(當時總共列二十八省)。即使在1947年的官方版本中,台灣還是沒列入中國的版圖。
1948年,兵敗如山倒的蔣介石開始考慮退路,此時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開始變得很實際,而不再只是一個空泛的觀念。1949年12月7日,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撤退到台灣後,台灣便成為國共內戰的焦點,而成為一個必須收復的「失土」。(以上參考高格孚 (Stephane Corcuff) 的 “The Liminality of Taiwan: A Case-Study in Geopolitics, 《Taiwan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December 2012)
在《為什麼是台灣?中國領土完整的戰略考量》(Why Taiwan? Geostrategic Rationales for China’s Territorial Integrity) 一書中,華安瀾(Alan M. Wachman, 10/13/1958 – 6/21/2012)就提出,孫文、蔣介石、中國共產黨、毛澤東,甚至有可能鄧小平,本來都不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了解上述的歷史背景,這群中國領導人的看法就不足為奇了。中國領導人如此,民間也是一樣。戰前有些反日的台灣人跑到中國,有些求助於中國(國民黨與共產黨)。但當時中國自顧不暇,那有能力去幫助台灣人。而更實際的説是,當時的中國人根本沒意識到台灣的存在。魯迅的著作中就描述他與當時一個台灣知青的會面,魯迅也不知如何回應那個台灣知青的訴求。在當時中國人的眼中,台灣顯然不是中國的領土或失土,而必須加以收回的。高格孚也曽訪問過台灣老一輩的外省人而發現,1941年前中國與中國人對台灣沒興趣,而也沒去注意。但隨著日本侵華戰爭的進展,這個觀念開始改變。
原來已經依馬關條約將台灣永久割讓給日本(Article 2. China cedes to Japan in perpetuity and full sovereignty the following territories….),而也從中國人的記憶與意識中消失的台灣,如今卻成為中國信誓旦旦宣稱「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這顯然是因日本侵華後,中國人的仇日反日氣憤所引起的。但發展至今已變成相當複雜的地緣政治(geopolitics)問題。台海問題不但影響到台灣,中國,日本,與美國。也將影響到整個東亞與東南亞,甚至全球的權力平衡。我們有必要去分析台海問題的要角:美國,中國,日本,與台灣。

李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