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內戰的當年與如今之五 有民主轉型沒有轉型正義 —–由西班牙的烈士谷談起

在內戰結束沒多久,佛朗哥屬意要在馬德里西北部60公里的一座岩石山區,建立一個全國為內戰來贖罪的教堂(佛朗哥說:”national act of atonement” and reconciliation)。這個由1940年開始興建,耗時18年,佔地約1360甲,而大部分在岩石山內的巨大教堂,於1959年4月1日正式啟用。山頂樹立了一個高150公尺的世界最大的十字架。這個稱為烈士谷(Valley of the Fallen,西班牙語Valle de los Caídos)的所在地是海明威「戰地鐘聲」小說中的背景之一,也是目前西班牙最受爭議的所在。

當年內戰中有許多戰士陣亡在烈士谷附近的山林裡(估計有四萬人)。為內戰贖罪是好事,但許多人指控當年開鑿岩石山的是共和軍的俘虜(估計占10%的工人)。有些是以工作來減刑,有些則是奴工。烈士谷以天主教堂的形式出現,也使許多人不滿,尤其是左翼人士相當不服。因為傳統上天主教會與獨裁者並肩控制西班牙社會。但更引人爭議的是死後的佛朗哥被埋於此地(不是他的遣願)。他是唯一被埋在那裡的非內戰陣亡人士。而目前此地也成為許多佛朗哥的仰慕者,天主教會,及極右派的聚會示威及「朝聖」所在。

烈士谷的爭議性反應了西班牙在佛朗哥死亡後的民主化與轉型正義問題。整體來說,西班牙的民主化多少是穩定了下來,但佛朗哥時期的遺留物,如街道名字、地名、及紀念建築的存在,反應了威權時代的殘餘。這不禁令人要問,西班牙有沒有轉型正義?

佛朗哥在1975去世。那個年代的大部分西班牙人都成長於扭曲的歷史教育下。但佛朗哥去世前的那一段時日,經濟也頗有成長。要翻舊帳的聲音還不是很高漲下,西班牙政府於1977年通過了「赥免法」(1977 Amnesty Law),保障佛朗哥時代迫害人權的人士免於法律的追訴。這是左右雙方要「共同遺忘過去」(Pact of Forgetting)的妥協結果。他們將內戰解釋成是「兩個西班牙」(Las dos Españas),兄弟互相殘殺的悲劇。但顯然有意忽略掉內戰的起因是右翼的政變啓頭的。2012年,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指控西班牙的1977年赦免法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但這並沒有造成這條法律在西班牙的被廢除。

在1981年2月23日的軍事政變失敗後,接著上台的社會主義黨將有限的政治資源著重在改革軍方、加強民主化、進行一些社會改革、加強與歐盟的關係。在這種背景下,轉型正義並不是主要議題。

1998年,西班牙左右雙方的「共同遺忘過去」受到了挑戰。1998年10月10日,西班牙的一名法官(Baltasar Garzón)提出對智利強人皮諾契將軍(General Augusto Pinochet)的國際訴訟。六天後,當皮諾契路過倫敦時遭到逮捕監禁。由於皮諾切特與佛朗哥犯行的類似,這事在西班牙引起廣泛的討論,而也再度推動了內戰中受害者的認定、賠償、與追憶問題。

推動轉型正義的西班牙人對2004年上台的左翼的薩帕特羅(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寄予厚望。因為薩帕特羅的祖父於內戰中遭到佛朗哥軍隊的槍殺。但最後通過的轉型正義方案是一個差強人意的「歷史記憶法條」(Historical Memory Law)。這條法律承認雙方受害者家屬及其後代的權益,正式譴責佛朗哥政權。目前西班牙總理拉荷義所屬的右翼政黨(Popular Party)與加泰隆尼亞的共和左翼政黨(Republican Left of Catalonia)都投反對票。共和左翼之投反對票是他們認為法條不夠徹底。

西班牙這種缺乏轉型正義但有民主的現象引起不少學者的討論。西班牙這種不願觸及過去,以進行調查、責任歸屬、求刑的問題,但只求穩定以建立民主的現象,有人稱之為「遺忘的模式」(Model of Oblivion。Oblivion 也意味特赦)。但也有學者指出,這是雙方政治菁英的妥協結果,即連民間團體也都朝這種妥協的方向前進。一個程度上也可說是西班牙社會與文化的特殊景象,而多少也反應了政治菁英們要適應地方政治的要求,而非只要求符合國際社會轉型正義的要件。西班牙的成功完成民主的轉型多少也合理化了這種遺忘歷史的做法(Omar G. Encarnacíón: Democracy Without Justice in Spain: The Politics of Forgetting)

美國南北戰爭(1861-1865)是一百五十多年前的事。但對有些美國人而言,尤其是戰敗的南方,內戰並沒有結束。同理,在2017年10月1日的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事件前後,西班牙人也熱烈討論,而不時傳出內戰從來就沒有結束的聲音。西班牙內戰的原因很多,但顯然的是一些因素仍然存在,而有些也可能會永遠存在。因為人類社會有人類社會的一些基本問題,如貧富、性別、族群/民族、語言文化、意識形態、教派…等等。但有些過去的主要錯誤若沒有提出來好好的加以反省與檢討,加以面對的話,則難保不會再發生。

與1975年死亡的蔣介石及1976年死亡的毛澤東比起來,佛朗哥無論在暴政暴行上都只是個小兒科。一個2006年的民調顯示,有三分之一的西班牙人肯定佛朗哥的政變與政績。即使今天,佛朗哥政權的後代仍縱橫西班牙政界,而親佛朗哥的人仍佔西班牙社會的相當一部分。顯然的,西班牙的民主政治雖已漸趨穩定,但當年引發內戰的許多因素,雖然多少有所改善,但仍然都存在。

(系列完)

李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