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封建 無能現代

李宗吾的《厚黑學》雖有其問題所在及不正確的地方,但其著作卻也使人對中國的封建文化本質有所了解。李宗吾對中國歷史典型人物做分析而發現了千古不傳的秘訣:一部二十四史,一言以蔽之,厚黑而已。如果不是徹底的厚顏與黑心,就不能成為大奸大雄。

《厚黑學》一書提供了許多歷史典故來印證他的厚黑理論,但最有趣的當歸其對《三國演義》的描述了。三國人物首推曹操,他的特長全在心黑,他殺呂伯奢、殺孔融、殺揚修、殺董承伏後,又殺皇后,皇子。還明目張膽地說「寧我負人,毋人負我」。其次劉備呢,他的特長為臉皮厚。他依曹操,依呂布,依劉表,依孫權,依袁紹,到處寄人離下恬不維恥,而且善哭。俗語有云:「劉備的江山是哭出來的」。第三個人是孫權。孫權心之黑,彷彿曹操,無奈黑不到底。臉皮之厚,彷彿劉備,無奈厚不到底。孫權雖是黑不如操,厚不如備,卻是兩者兼備。他們三個人把各人的本事施展開來。你不能征服我,我不能征服你,那時候的天下,就不能不分為三。

也如此,有個諺言「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因為《水滸傳》講的是官逼民反及108個好漢的故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讀了易肇事。而《三國演義》講的是權謀運作,你訛我詐的故事,已經老謀深算的老人讀了只會更加老奸巨滑了。

綜觀世界各國的政治人物,臉皮是要厚一些,而黑心也少不了,但多少要受到國情的制約。而在西方國家來說,則要約束於法治範圍之內。西方的政客是無法像中國的政治官僚那麼的厚黑的。把《三國誌》的三個頭頭搬到當今的美國,則三個人早就入監服刑,不得假釋了。但我們若把這三個送到台灣的國民黨政權裡,則可是飛黃騰達。遍視當今馬政權的領導階層,有那個臉不厚,心不黑?對中國封建的厚黑文化而言,個個都是大內高手,能幹的很。

但是為什麼馬政權被指控為無能呢?

James Burnham(11/22/1905~7/28/1987)是一個美國的哲學家與政治理論家。他原本是托洛斯基派的共產黨員,後來變成保守派的一份子,所以他對左右兩派的理論與運作均有了解。1941年他出版了黨時頗轟動的《管理革命》(The Managerial Revolution-What is Happening in the World)一書。Burnham 的主要論述是資本主義並不會像共產主義所預測的,會倒台而變成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Burnham 認為不管這個社會是資本主義、共產主義或法西斯社會,所有的社會都會邁向管理階層掌控的社會。這些管理階層包括管理人員、總經理、專業人員及官僚人員等等。綜觀當今社會的管理學問之重要及大公司經理人員(CEOs)的橫行,Burnham 的理論顯然有其正確的地方,但其理論值得商榷的地方則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要點是,這是一個管理的時代。要緊的是要能夠發現問題的所在,擬定解決的方針及實施辦法,解決了這個問題後,再解決下一個問題,而使得這個公司或團體得以安定而壯大。綜觀當今全球的穩定國家及強國,有那個沒有一個有效率的官僚體系在運作。再看所有成再看所有成功的大企業,有那個沒有一個強勢的經理集團在操作。科技固然重要,但如果沒有一套管理體系,則現代社會是無法建立的。

台灣不是沒有優秀的管理人才及能幹的官僚體系的,但這些人都受控於一個沒有現代觀念的馬政權封建體系而無從發揮所長。一個沒有現代觀念,而只擅長於封建的厚黑文化操作的馬政權,自然於一個現代社會中一事無成。因為他們不知,不願也不會現代社會的事務。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社會的百病不得其解,而人民自然視馬政權為無能了。馬政權會的只是演出一齣又一齣臉皮極厚,心地極黑的醜戲罷了。

李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