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掌權者系列之五 權力鬥爭的血腥—–封建社會與部落社會

爭權奪利常導致人員的陷害與互相殘殺。而當這個權與利是在國家級的時後,這種殘殺會變得相當徹底。殺害的不只是敵人而已,也常包括同志及親人。在權力的頂端下,同志與親人也都變成可能的敵人。
我們知道劉邦在奪得天下後殺盡了當年的同志與戰友。但其實在他未奪得政權之前他就表現出置至親於不顧的事實。楚漢之爭彭城兵敗後,逃命的劉邦為了保命把他的兩個兒女推下車。而到滎陽對峙時,項羽以劉邦的父親為人質而威脅要將他烹殺掉,但劉邦竟言:「吾與羽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杯羹!」。中國歷史上是有不少皇帝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將之處死的。即連女性如武則天也殺了自己的兒女。
但這種為了權力的掌奪而殺害至親的倒也不是漢文化的專利。每個王朝都有權位的爭奪與繼承權的鬥爭。由於奧圖曼帝國的奪權之戰廝殺之激烈,使得奧圖曼帝國於14世紀時幾乎要滅亡。所以15世紀時的穆罕默德二世 (Mehmed II) 訂立了規則。當老蘇丹 (sultan) 死後,所有的兒子都會搶奪大位,奪得大位而成為新蘇丹的得將他所有的兄弟及可能有威脅的叔伯都處死 (用絲巾吊死),稱為fratricide (殺死自己的弟兄)。兩百年後這種做法做了修正。沒奪得大位的兄弟叔伯都被關了起來。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奧圖曼帝國也跟著倒台。這種殘忍的手法才走入歷史。
說權力鬥爭的殘忍手法在進入20世紀後成為歷史是言之過早。在俄國十月革命後的內戰期間,遜位的尼古拉二世的全家人就在列寧的指示下慘遭滅門。但在手法的殘酷上,黑暗大地的非洲可說相當突出。我們就以賴比瑞亞 (Liberia) 在過去20年的歷史來看。
賴比瑞亞是西非的一個小國,面積約台灣的三倍大,人口四百萬人。賴比瑞亞是由返回非洲的美國前黑奴所建立的國家。首都叫蒙羅維亞 (Monrovia),為的是紀念美國第五任總統門羅 (James Monroe, 1758-1831, 任內1817-1825) 而命名,因為門羅總統支持前黑奴返非的計劃。從1820年開始就陸續有前美國黑奴開始返回非洲殖民而於1847年建國。典章制度大都依循美國,連國旗都與星條旗類似。也因為這個背景,所以賴比瑞亞的政治大都由這群美裔黑奴的後裔 (稱為Americo-Liberian) 所把持。這種政治生態到1980年時起了巨變。
山姆‧多伊 (Samuel K. Doe, 5/6/1951-9/9/1990) 不是美國前黑奴的後裔,而是賴比瑞亞的土著。多伊出生於偏僻的地方,屬Krahn部落的人。年青時到首都尋求機會,小學畢業而可能不識字的他無一技之長,所以只有加入軍隊。在升到班長時的1980年4月12日,多伊領導主要是他部落人馬的一小群人,於總統府附近做巡迴時攻進了總統府,而將總統William R. Tolbert, Jr. (5/13/1917-4/12/1980) 殺死並將他剖腸開肚而以之餵狗。隔天將所有的部長都被處死,唯一例外的是一個也是他部落的人。不學無術的多伊從此大權在握,生活糜爛而殺人無數。1982年訪韓時透過強人全斗煥的安排而得到首爾大學的榮譽博士,多伊從此自稱為多伊博士。當多伊在1980年發動政變時,一個在美國讀經濟學的賴比瑞亞人查爾斯‧泰勒 (Charles Taylor) 回到賴比瑞亞加入多伊的團隊而成為核心人物。但沒多久兩人的關係就開始惡化。泰勒先是逃回美國而爭取到民權人士傑克森 (Jesse Jackson) 的支持。到利比亞受訓後泰勒夥同一些流氓暴徒於1989年進入賴比瑞亞,強募了一萬名娃娃兵而進行了近十年的內戰,死亡人數在25萬到50萬人之間。1990年9月9日泰勒的同夥人詹森 (Prince Johnson) 逮捕到了多伊。在刑求多伊要得知他的藏款處不果後將多伊殘殺掉 (mutilation)。泰勒掌權後使賴比瑞亞進入黑暗期。2006年失勢後的泰勒也遭到通緝,最終被逮捕而於2012年4月被海牙的國際法庭判處50年徒刑。
不要以為封建社會的殘酷爭權鬥爭行為,及非洲部落社會為了爭權奪利而互相殘殺的現象,不會發生在一個現代的社會。現代社會固有現代社會的規範,而殘酷說來也是相對的。但在馬政權上我們看到了這種封建社會及部落社會的血腥味。
2008年馬英九上任後,他成為第一個到孔廟祭孔的總統。他穿的非西裝而是清朝人的馬褂 (清國奴?),而孔廟也將原來「諸侯之禮」的六佾舞改成「天子之禮」的八佾舞。除此之外孔廟也開古代只有皇帝走的中門,讓以皇帝自居的馬英九走過。馬英九的就任總統也宣示了封建時代馬朝的來臨。豈止封建社會,馬政權的用人及其運作也是小圈圈而充滿了部落社會的色彩。雖說是以選票和平的掌握政權,但馬政權上任後的首要任務竟是對前朝,尤其是陳前總統的迫害。羅織罪名,凌遲,誅九族。除此之外,對自己黨內的「非我族類」也不放過。封建思想及部落行為展露無遺。
一個人可以頂著西方國家的學位,身著時髦西裝在一間豪華的宴廳裏用刀叉食人肉而自以為文明,但其封建社會的殘酷心態及部落社會的野蠻行為是難以掩飾的。(權力與掌權者系列完)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