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和團情結及其效應之四 羨慕,嫉妒與自卑感的產物 —–無知與傲慢是全國上下一致的作風

無知,仇外與狂妄的義和團所引起的事變,及爾後的八國聯軍加速了清朝的滅亡。十一年後的1911年,清朝的倒台引進了一個新的紀元。但中國也從此進入了一個長達三十八年的外患與內亂時期,直到1949年「新中國」的產生。
中華人民共和國於建立當初,承認的國家大都為蘇聯及東歐諸國及北歐國家,及後來的第三世界亞非國家。直到1970年之前,中國外交的處境可說相當孤立。但此時中國也忙於內政。沒有外患的中國也就開始進行了中國人最內行的事—-內鬥,而大肆進行「中國人追殺中國人」起來。1950-1951 推行「鎮反運動」,1955-1956 推出「肅反運動」。1956年,毛澤東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鼓勵黨內外提出建議。在引蛇出洞的隔年,毛澤東馬上開始「反右運動」,大肆迫害這些發言的智識份子。這三個「運動」就使約六百萬人遭到逮捕,三百多萬人神祕消失或遭槍決。1958年到1961年是毛澤東推行「大躍進」的慘害年代。據估計,在大躍進期間因迫害,殺害及饑荒而死的約有兩千三百萬人。在大鳴大放,大躍進後的第三齣戲碼是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死亡多少各方說法不一,從兩百萬到兩千萬都有。遭到直接迫害的則有一億人以上。經歷過那段期間的中國人都說他們也是受害者。
不管是大鳴大放,反右,大躍進或文化大革命,死亡人數及受害人數都相當驚人。而這些事件都是「中國人打中國人」的結果,沒有外力及「帝國主義」或列強的介入。推動這三大破壞事件的就是那個說「中國人就是要把褲子當了,也要把原子彈搞出來!」的毛澤東。 1976年周恩來及毛澤東的相繼死亡,及往後四人幫的遭逮捕也使中國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民生困苦而人民窮的比許多第三世界國家都不如的中國,也被迫的不得不對外開放,而於七十年代後期進入了開放時期。亟需外資及外力支援的中國也擺起笑臉開始到處招商了。外商及外資也從此大量湧入中國。中國的經濟也從此開始走向快速的成長。但既有外商及外資,則難免會引起中國人的「義和團情節」。別忘了,義和團是有清朝官員及慈禧的支持的。中國近年的「義和團情結」也都是有中共黨中央的「指揮作戰」的。與清朝比起來有「進步」的是,中共指揮的排外運動看來是另有其圖。
亟需外資及外商的中國於早期設立只准外國人購物的「友誼商店」,及只供外國人居住的旅館。帶頭當起買辦把中國人當二等公民處理。這難免引起一般人民的嫉妒及不滿。長期接受歪曲的「愛國教育」洗腦的中國人本就仇外,再加這種作風及開放後難免引起的中西文化衝突,自然加深了仇外的氣息。而對中共黨中央來說,這當然是大可用之以操弄的「民氣」,可利用的仇外「民族主義」情結,來轉移內政與外交上的問題。
1999年 5月7日,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NATO) 進行對南斯拉夫政權的轟炸。由於CIA情報上的錯誤,使得原本針對南斯拉夫軍事中心的轟炸,卻誤炸了中國在貝爾格勒的使館區,造成三人死亡及二十多人受傷。雖然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曾三次公開道歉並致電江澤民。但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江澤民與副主席胡錦濤,不但沒有公布美國總統與美國駐華大使尚慕傑 (James Sasser) 的道歉函,反而做煽情的演說。結果中國各大城市都爆發抗議歐美領使館的示威。不但危及領使館人員的安全,一些住在中國的歐美人士也遭到群毆。結果是1999年年底,美國對傷亡的家屬提供四百五十萬美元的賠償,對中國給予兩千八百萬美元以補償受損的中國大使館。中國則對美國及一些西方國家駐美使館提供兩百八十七萬美元的賠償。而原本美國要提的人權議題與軍事問題也就束之高閣,到頭來中國還撈了一筆。
2005年,日本的極右翼團體編撰一本”漂白”日本侵華歷史的教科書。雖然大部分的日本教師及學界認為那本歷史教科書曲解歷史,而真正採用該教科書的學校不到百分之一。但2005年4月,中國各地的主要城市都爆發反日示威而進行對日本人及日商的攻擊。除了日本人及日商在中國的重大損失外,原本美國提議支持要日本取得聯合國常務安全理事會席位的提案也就無疾而終。
2012年4月,右翼的時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計劃要購買並開發尖閣群島 (釣魚台)。怕刺激中國的日本政府決定將尖閣群島國有化以避免不必要的紛爭。結果此舉卻於2012年9月於中國各大城市引起抗日的示威與破壞的行為。光光日本在中國的汽車業就遭到兩億五千萬美元的損失。
也不只是對美日而已,中國近年來對外籍 (主要是西方) 人士充滿了敵意。有些固然源於少數外籍人士在中國行事作為上的偏差,但許多無理的排外行為卻是不能忽視的。如央視英文主播楊銳在2012年5月就寫到:”公安局要清掃洋垃圾,斬首洋蛇頭,識別洋間諜,趕走洋潑婦,讓妖魔化中國的閉嘴滾蛋”。一個理應了解西方而做為中西橋樑的知識分子出口如此,那就遑論一般百姓的盲目仇外了。
但西方記者與評論人員也發現,在這種仇外的情節中也同時含有對西方文明的羨慕。說來是嫉妒及自卑感作祟的結果。這也難怪,一向自以為是天下中心的中國人,在過去兩百年來發現他們不但不是天下的中心,在文明及科技上也相當落後。而統治者所建構的謊言與迷思也將會被一一的戳破。偏偏中國人又不走一般現代化的正常道路:自由,民主,開放教育,民族自決,來建立一個現代的文明國家。中國人相信他們的特異性而要走自己的路。這種併裝車的走法自然會問題百出。沒有一個自由民主開放的中國,則義和團的仇外情節難解。

李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